您的位置  体育新闻  欧冠赛事

李兴骏专栏|马术微小说 《痊愈》第一集

“唉,这家伙以前多好啊,速度也快,跳的也干净。”

“是啊,只可惜啊,这一下伤的,算是废咯……”

几个无趣的人又从我的房间门口过去,对我的陈年旧事开始指指点点,或者我更喜欢称之为唧唧歪歪。我依旧拿屁股对着他们,啃着地上的草,内心中吐槽了几句,懒得理他们。

没错,我是匹马,我以前的好当然不用这些人指手画脚,我是谁,我爹可是塞拉法兰西的直系血亲,母亲一脉又是霍士丹家族的佼佼者,我从小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不对,马好像应该含着金料勺才对……

不管了,反正我很好就对了。我五岁的时候就是德国年轻马大赛的冠军,七岁的时候来到这里,抬抬腿,这里的障碍就和闹着玩一样。每次比赛,总有人说我像飞一样。我一直很奇怪到底是谁设计的胜利骑乘,害的我们拿了奖的却要多跑,我还得跑两圈。

要是以前,这些人哪有资格离得这么近看我,我内心嗤了一声,表面上还是默默的啃着草。

以前每次我跳完之后总有人要鼓掌叫好,有时候还总有人喊“再来一道”,“再高一点”。现在想想,我小时候脑子却是有点问题,只要身边的观众一那么喊,我就想争个风头,一蹦老高,然后我那主人就老架高杆子,像是也想争个风头。

简直是俩傻子!

我和主人明明都知道不能这么跳,但是就像是鬼迷心窍一样,就是觉得自己厉害,就这么超负荷的运转。这人虽然蠢不拉几,但是有时候说的话还颇有几分道理,比如什么“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就这么折腾了那么多年,总有失误的时候,那次超快超高的跳,最终使得我和背上那人人仰马翻。

那真是疼的我不想回忆,然后我的腿就这样一直伤着了,这么一算貌似已经有挺多年了。

咳,想当年我老娘就和我说过,这人吧就是个功利的动物,现在看来一点不假。自从我受伤以后,刚开始我主人还天天和一帮马主教练来东看西看,让兽医一定要治好我,可是一直都没有起色。久病马房没好主,我那主人见我这腿不能痊愈了,慢慢的也就不怎么关心我了。

后来我还搬离了原来那间宽敞明亮的大房间,那帮人好像管他叫什么FEI规格马房,我也不晓得那啥意思,大概就是很厉害的意思吧。他们把我带去了一个比以前小了一圈还阴暗了很多的房间,我倒是也无所谓,毕竟马生在世要看得开,这里除了睡觉不能滚来滚去了也没啥不好的。

“唉,这家伙以前多好啊,速度也快,跳的也干净。”

“是啊,只可惜啊,这一下伤的,算是废咯……”

几个无趣的人又从我的房间门口过去,对我的陈年旧事开始指指点点,或者我更喜欢称之为唧唧歪歪。我依旧拿屁股对着他们,啃着地上的草,内心中吐槽了几句,懒得理他们。

没错,我是匹马,我以前的好当然不用这些人指手画脚,我是谁,我爹可是塞拉法兰西的直系血亲,母亲一脉又是霍士丹家族的佼佼者,我从小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不对,马好像应该含着金料勺才对……

不管了,反正我很好就对了。我五岁的时候就是德国年轻马大赛的冠军,七岁的时候来到这里,抬抬腿,这里的障碍就和闹着玩一样。每次比赛,总有人说我像飞一样。我一直很奇怪到底是谁设计的胜利骑乘,害的我们拿了奖的却要多跑,我还得跑两圈。

要是以前,这些人哪有资格离得这么近看我,我内心嗤了一声,表面上还是默默的啃着草。

以前每次我跳完之后总有人要鼓掌叫好,有时候还总有人喊“再来一道”,“再高一点”。现在想想,我小时候脑子却是有点问题,只要身边的观众一那么喊,我就想争个风头,一蹦老高,然后我那主人就老架高杆子,像是也想争个风头。

简直是俩傻子!

我和主人明明都知道不能这么跳,但是就像是鬼迷心窍一样,就是觉得自己厉害,就这么超负荷的运转。这人虽然蠢不拉几,但是有时候说的话还颇有几分道理,比如什么“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就这么折腾了那么多年,总有失误的时候,那次超快超高的跳,最终使得我和背上那人人仰马翻。

那真是疼的我不想回忆,然后我的腿就这样一直伤着了,这么一算貌似已经有挺多年了。

咳,想当年我老娘就和我说过,这人吧就是个功利的动物,现在看来一点不假。自从我受伤以后,刚开始我主人还天天和一帮马主教练来东看西看,让兽医一定要治好我,可是一直都没有起色。久病马房没好主,我那主人见我这腿不能痊愈了,慢慢的也就不怎么关心我了。

后来我还搬离了原来那间宽敞明亮的大房间,那帮人好像管他叫什么FEI规格马房,我也不晓得那啥意思,大概就是很厉害的意思吧。他们把我带去了一个比以前小了一圈还阴暗了很多的房间,我倒是也无所谓,毕竟马生在世要看得开,这里除了睡觉不能滚来滚去了也没啥不好的。

,内蒙古自治区工商行政管理局,金刚川拍摄地,韩国vs菲律宾 http://www.cityruyi.com/lm-1/lm-4/2507.html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男人帮里的潇潇,猛禽小队在线看,有种沉默叫想念
  • 编辑:王美宣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