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历史资讯  文化资讯

从《快乐男声》到《偶像生》鱼子酱文化要做内容方案解决商

  • 来源:互联网
  • |
  • 2018-10-11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从《快乐男声》到《偶像生》鱼子酱文化要做内容方案解决商  鱼子酱文化有限责任公司CEO雷瑛解释,“鱼子酱”这个名字,暗合了以娱乐为中心的湖南卫视的创新基因,让湖南鱼米之乡的“鱼”与娱乐的“娱”有一个打通之意,“取鱼子酱文化,朋友们都觉得很好玩,娱乐就是酱紫的…

原标题:从《快乐男声》到《偶像生》鱼子酱文化要做内容方案解决商

  鱼子酱文化有限责任公司CEO雷瑛解释,“鱼子酱”这个名字,暗合了以娱乐为中心的湖南卫视的创新基因,让湖南鱼米之乡的“鱼”与娱乐的“娱”有一个打通之意,“取鱼子酱文化,朋友们都觉得很好玩,娱乐就是酱紫的。”

  从2015年整集播放量破10亿的《歌手是谁》到2016年《熟悉的味道》、《黄金单身汉》,再到2017年十年经典的《快乐男声》,与国内首档动物仿生策略游戏类纯网大型户外真人秀《了不起的兽人族》,同时还全套整包了央视少儿资源的鱼子酱文化,如今一手抓“娱乐”一手抓“亲子”,在致力于成为专心做内容的“一体化方案解决商”之上纵情驰骋。

  而彼时刚完成与芒果TV 2017《快乐男声》合作的鱼子酱文化,此时与爱奇艺联手的2018《偶像生》也拉开了序幕。

  初冬周日的早晨,阳光干净而冷冽,鱼子酱文化公司内却热闹如常。雷瑛介绍,正在忙碌的是陈刚团队,周末对于他们而言是不存在的。

  提起陈刚,绕不开他身后着的一连串作品:《超级女声》、《快乐男声》、《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疯狂的麦咭》、《歌手是谁》……丰富的多平台工作经验让陈刚和他的团队享誉盛名。当下,陈刚团队最喜欢且最擅长的方向,莫过于是对偶像的探索。

  偶像到底是什么样子?每一代都有不同的定义,在经过历代的审美洗礼后,大众如今对于偶像这个词,其实有了越来越多的定义。与国外偶像市场成熟的国家相比,中国市场的男团概念尚处在建立过程中,加之中国文化深厚且繁盛,每个人的都不太一样。

  “从本身的条件来讲,中国是完全能够承载优质偶像男团这样的区间的,而且不光是一支,承载量可以很大。”《偶像生》要打造的正是一群年轻人往偶像方向去的过程,100个生走进来,但最后只有尖上的九个人能走出去,携手搭建起新的组合出道。“这个男团,便可以赋予和对标大家对于不同偶像的定义。”

  和之前的培育偶像类节目零门槛不同,爱奇艺出品的《偶像生》完全不是“零门槛起点”,是为有准备的年轻人提供冲刺机会。“偶像是需要有门槛的,在报名《偶像生》之前,选手必须要有一个长时间的积累,要有自己的必杀技,这个对于年轻人来说,是一个激励的过程,要冲向那个目标,请准备好。”

  在雷瑛看来,如今的偶像越来越难当,他们既要“阳春白雪”又要接地气,既要有过人的技能,也要有更为丰富的普通人的情感,既要有个性还要有内涵,更为重要的是要通过各种方式做一个有“温度”的偶像。

  《偶像生》要说的是:偶像不是所谓的一夜成名,更不是所谓的日进斗金,每一份收获背后都是努力和汗水。“很开心能为市场带来这样一个有冲击力的和男团养成相关的节目,《偶像生》所有的是希望做有温度的偶像,为受众展现他们一点一滴记录努力与成长,最关键的是它背后的支撑力。”

  以往,视频平台做一档节目,艺人的经纪约必然要归自己所有,而今,《偶像生》中的年轻人是带着经纪公司而来,他们的成功是视频平台、制作公司以及经纪公司共同合作的心血。

  创造了全新合作机制的《偶像生》,已然将平台、内容制作方和经纪公司变成了一家人。恰如雷瑛所言,“大家一起来做一个盛世,把努力给所有人看。”

  “两年前我们说要做一个专心的内容公司,两年后我们依然是一个专心的内容公司。” 经过两年的打磨,渐入佳境的鱼子酱文化如今也需要更多的厚度来进行支撑。

  现阶段,市场从之前所谓的两种平台的竞争,发展到互联网平台巨制时代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不同的平台已然拥有了独属于自家的大制作和大IP,新的内容制作时代如期而至。新的市场让内容方不再“束手束脚”,对于“正规军”出身的鱼子酱团队来说更甚。

  从《歌手是谁》、《黄金单身汉》到《2017快乐男声》、《了不起的兽人族》,再到《偶像生》,融入了市场的新鲜血液后,他们反而更加能放开自己创作的双手,对于未来也更加明晰。“鱼子酱今年最大的变化是从娱乐做到了娱乐加亲子,从内容做到了内容加平台资源。”

  2017年伊始,中国首档动画益智挑战类少儿节目《零零大冒险》上线央视少儿频道,这档节目不仅首次创造动画世界的虚拟挑战场景,打造出双层空间演播厅设计,实现了动画角色扮演挑战方式,还以出色的节目完成度实现了首播收视平均1.07的佳绩。

  从《零零大冒险》创造了收视率之最,到2017年开始全天候包盘运营央视少儿频道的资源,如果说以前的鱼子酱文化只有娱乐没有亲子的话,如今亲子这块儿内容无疑令它如虎添翼。

  除了亲子内容的强势注入,以“湖南杰出广告人”樊旭文为代表的营销专家的加入,也使鱼子酱文化在人才结构上也实现了从内容到“内容+营销专家”的大跨步。

  “要做一个非常优秀的内容公司,就不仅仅是内容的制作了,我们希望从内容的前端,从研发到制作、招商运营、衍生落地等全打通。”从整体方向上不难看出,从内容到平台资源以及人才集结的三位一体,鱼子酱文化这一两年是以特别大的乘法方式在向上扑打,从一个初创公司发展成为一个初具规模的内容公司。

  如今,优秀人才团队,积极探索内容创新的鱼子酱文化的愿景是:成为专心做内容的“一体化方案解决商”。

  最大的收获应该是来源于我们的内容创新,以及通过对内容的精细打磨带来的机会。我们之所以会有机会做《2017快乐男声》,做2018年的《偶像生》,都源于团队之前的作品,包括在体制内和从体制内出来以后在市场的新作品,大家认可鱼子酱的节目制作团队,这个团队专业度很高、敬业很强、特别能打拼,而且融入了市场新的血液,所以才会有越来越多的机会。

  两个时间节点吧,2017年1月1日是我们对央视少儿独家包盘经营的开始,也了鱼子酱在亲子类领域的布局;以及5月份的2017《快乐男声》,从2016年11月就开始筹备的这档节目,终于和大家见面了。

  贵公司的发展速度如何?比如团队的扩张、业务规模的扩大和提升,比起去年来说速度更快还是持平?

  不慢,但也没有特别快。我们并不是一进市场就神中招,中了个现象级,那个才叫特别快的速度。鱼子酱的节奏还是比较稳的,不过团队扩张比较快,神级的人物有好几个。

  整体来说,今年速度比去年快很多,因为我们拿了这么大一个平台,还投入了几个比较大的项目。第一年团队的集结和项目运营是个基础,自己和自己比的话是进了好几步。

  因为我们团队大多来源于体制内,对于我们来说,政策是必须去学习和严格遵守,始终保持政策的性和学习力,保持自己的创新力,办法永远比困难多。

  单纯从创业角度来讲的话,整个综艺市场在今年和整个经济、招商市场,有比较大的变化。不再像几年之前,每逢一个综艺的出现,大家都欣喜若狂,金主爸爸也都趋之若鹜。这几年,不同类型的综艺节目有了不同平台的承载后,大家发现综艺是拉升话题、集中目光的好方式,但是怎样去做好结合,怎么去把综艺的效应放到最大,这个问题上大家越来越趋于,趋于其实是好的。

  从大的而言,今年应该是收的态势,而不是放的态势,如果纯粹从创业角度来讲,我未必觉得今年是很好的创业的年份,因为创业和你吸引到的人才、融到的资金以及开展的项目密切相关。

  《战狼》,我个人是《战狼》的铁粉,它让我们看到了主旋律电影更多的可能性。

  给贵公司2017年添加一个或几个关键词的线年您对公司最大的期待是什么?会有怎样的布局?

  2017年的关键词应该是“裂变”。最大的期待是几个大的项目能够顺利进行,取得好成绩。2018年我们会继续走娱乐加亲子的道,创作出更多我们喜欢并且为大家所喜欢的节目。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