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古代历史  元朝历史

元朝曾打算把中国北方变成一个大牧场

  • 来源:互联网
  • |
  • 2017-08-27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蒙古是古东胡族的一支,原居于今天的东北地区。他们与鲜卑和契丹同种同语,最早出现在中国史书是在约公元6世纪,时名“室韦”。在南北朝和唐代,鲜有有关他们的记载。突厥称他们为“鞑靼人”(Tatar),这成为对他们的称呼。世界对他们的认识约始于1206年,当时铁木真统一了蒙古各部,自称为“成吉思汗”,建立了大蒙古国。蒙古建国后,首先征服了最弱的邻国西夏,1234年又灭了金和朝鲜。之后,其子窝阔台领蒙古军多次西征,在1210-1240年先后征服了中亚、斡罗思、波斯、东欧,直达爱琴海,震撼亚欧。窝阔台的侄儿蒙哥继承大汗位,命弟弟忽必烈南讨南宋和南诏。忽必烈在1260年继大汗位,称“天可汗”,于1279年南宋。

u=4084929198,608451032&fm=26&gp=0.jpg

  蒙哥在就汗位初年,即任命忽必烈治理中国北方,当时已采用复兴农业的策略。忽必烈登大汗位后更起用汉人如姚枢和刘秉忠等,并采用新年号,定国号为元,自视为继承中国的正统。忽必烈表示出对汉文化的浓厚兴趣,效法李世民广揽文学之士,免儒户赋役,修缮燕京文庙,采纳了刘秉忠“马上取天下,不可马上治天下”的劝告,采用汉法,整理和经济。这些汉人为他在开封规划了一个传统的中国式的首都(上都);1264年,更帮他在今日的建设新都--大都。到1270年,蒙古帝国的版图已经横跨亚欧,包括了元帝国和四个汗国(图10.1)。虽然大蒙古国在1230年已中国北部,但元朝自1271年建立至1368年,只历11帝共97年便了。

  蒙古铁骑的策略,对他们的城市必定劫杀一空,以作为迫降的手段。起初,他们在中国北部亦采用同一策略,甚至一度将中国北方变成一个大牧场。由于金降臣耶律楚材的劝喻,才采纳一些的办法。忽必烈执政时更加儒士的意见,采用一些汉人的制度,自认为拥有而得以取得的国家,并且在中国北方大力扶助农业。

  之前,窝阔台已采纳耶律的,建立太学。忽必烈更设立第二间太学,并于1306年在大都建成孔庙(图10.2),又在1315-1335年和1342年重开科举。忽必烈的重农政策,以及南宋城市少有蒙古兵的情况,使南中国的城市和地方经济在有元一代得到保持和发展,成为元代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在区内,瓷器和丝织业非常旺盛。忽必烈也将大运河重整,并且开通了250公里长的会通河和164公里长的通惠河,使大运河延伸至大都。经济的发展使元初的人口由最低的金国时期的5520万增加至1351年的8750万(表10.1);虽然如此,这比金宋两代高峰期的总人口1亿仍有所下降。这8750万人口中绝大部分(91%)集中在淮河以南的地区,在中国北部和四川则分别只有400万人和140万人。

  蒙古横跨亚欧的庞大帝国,以及完善的以大都为中心的驿道系统,促进了亚欧的陆通。当时的驿道东连高丽,东北至奴儿干,北达吉利吉斯,西通伊利、钦察汗国,南接安南和缅甸,并拥有驿站总共1500处,规模超越前代。中国的重大发明因而在13和14世纪纷纷传往欧洲,包括罗盘、船舵、风车、水磨、机械钟、冶铁炉、火药和武器制造,以及活版印刷术、拱桥建造法和纸币制度等。

  城市化在元代的发展处于低潮期。元灭金时,北方人口十减其六七。对于较繁盛地区的城市人口,元特设官署管理,称为“府治”。在中国北方有24府,南方则有77府,其中浙江一地共30府,反映出北方的衰落和人口流失。元代不但城市数目较前代少,而且个别城市的人口大小也逊于以往,可从当时的城市四级的大小体系中:

  虽然元代表面上采用了一些汉、唐乃至宋代的体制和礼仪,但基本上与中原主体文化和民族有别,并且在其文武官制及科举考试上体现出来(分成“蒙古、色目”和“汉人、南人”两场分开的考试),并且执行种族歧视政策。元将全国各族人民分为四等:

  第三等--汉人(汉儿),包括汉、契丹、女真等淮河以北原金国内人士,以及云南、四川、高丽人士;

  从这四等人的分类中可见,元朝对民族的考虑是以及地域为先,种族为次,因而将金国、高丽、云南、四川等诸民族统称“汉人”,而将原来中原南迁的人士归为“蛮子”。在元代,“汉族”一词因而并非指一个民族。在“自家骨肉”为先和“敌对”力量为次的歧视下,“诸蒙古人与汉人争,殴汉人,汉人勿还服”,中央和地方官,“其长则蒙古人为之,而汉人、南人贰焉”。又不准蒙古人和汉、南人通婚;汉、南人不准经商。由此,商业贸易成为蒙古贵族、官僚、色目商人和豪夺民利的工具。最厚利的盐、铁、茶、酒、醋、农具、竹木等由专营。但瓷器则为例外,多由私营,使制瓷成为最蓬勃而遍及全国的产业,单景德镇就有200-300座民窑。外销瓷器亦因而成为最大的出口生意。总言之,元代城市商业受制于不合理的政策,未能达到两宋的水平,对城市的发展造成阻碍。不过,元代海运和大运河的漕粮运输,以及海上和陆上的对外贸易,亦造就了一些城市的发展,如江苏刘家港(太仓)、直沽(天津),以及山东的窑州(诸城)、登州(蓬莱)等港口,沿大运河的淮安、临清、东昌、直沽,对外海港泉州、广州和上海县的松江,丝绸之上的甘州(张掖)、肃州(酒泉)、哈密力(哈密)、别失八里(奇台)、阿力麻里(霍城)等。

  元大都的规划体现了忽必烈的汉化倾向。由汉人刘秉忠和阿拉伯人也黑迭儿负责规划和修建的新都城,受《考工记》的影响很深,体现出左祖右社、前朝后寝,中轴对称,三套城墙,城墙方正和各墙三门,南面而王等合乎礼乐和天人合一的传统原则(图10.2)。不过,大都也加插了一些原则,如北墙只有二门,缺中间一门,以防止大城受北方煞气影响。此外,大都也反映出元是个多民族国家,宫城内有若干盖顶殿(瓢状)、畏吾尔殿、棕毛殿等。殿内装饰亦富于蒙古的毡帐色彩。与唐宋都城不同,大都的文、武官署较为分散,而市场数目和规模亦逊色。大都的商贸只由约2000个色目商人经营。元朝对教,大都内各种教建筑很多,但以最多。

  大都是唐代之后最后一个平地而起、全新建成的都城。这个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都城面积49平方公里,但其高峰人口只有50万(包括官员和军队),因而它的北廓城有空地。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