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历史资讯  文化杂谈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没有一条指导人去盗墓

  • 来源:互联网
  • |
  • 2016-03-29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去年底,南派三叔推出《盗墓笔记》完结篇,累计销量过千万册。《盗墓笔记》是他自己的一个创作时代,但挥别这个时代仅仅需要最后一个句号。新作《藏海花》出版前夕,南派三叔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他笑言:“五年前我是实力派,现在要做偶像派。” 本版撰稿 记者 张晓媛

  1

  关于新作

  “《藏海花》是探险题材,可以打开另外的通道。”

  山东商报:《藏海花》无论从内容还是人物,似乎都没挥别《盗墓笔记》。

  南派三叔:对,因为《藏海花》本身等于《盗墓笔记》的外传。本来就有这个写作计划,是在今年结束后,写完《盗墓笔记》之后要对读者有个交代。《盗墓笔记8》在那个时候出版就是正确的,必须在那个时间点上出版,不管写成什么样。当时只能写成那样,但我个人还要打磨修改,很多东西没有完全写明白,所以需要外传。《藏海花》也是支撑《超好看》杂志的一个核心点,你要保持初始销量,需要一个主打连载。抛开之前的创业阶段,直接到快速发展期,有很多的现实意义。同时,它不是盗墓题材而是探险题材,可以规避影视政策的壁垒,本身写法又不一样,就有一种现实意义。希望通过这个东西,打开另外的通道。

  山东商报:去年底您提到,“从2006年到现在,除了正在印厂的《盗墓笔记》大结局,光是前面的7本,几乎每个月都在加印,恐怕接近1000万册了。”对《藏海花》的销量有什么期待?

  南派三叔:没任何期待,不管好还是坏。从我开始写第一本书就有人说我要江郎才尽,所有对作者进行的攻击,我全部经历过,已经完全无所谓了。在这行里,靠内容说话,内容好的话,宣传什么都不到位,也可以扛起来。

  山东商报:最近接受采访少了,在新作出版前也这么低调,是刻意为之?

  南派三叔:我不懂宣传,他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要是有人说我耍大牌,对我来说也没意义。本身我也不需要什么销售量,对保持曝光率没欲望。我是想退到幕后去。人无百日红,你千万不要因为红,或者有人喜欢你就获得喜悦,你需要自己的认可,写作的方面我对自己有认可了,是否继续写是个人的选择。说白了,对自己还是有信心,南派三叔这个名字不能用,我还能用另外一个名字。

  不是畅销本身给我带来快感,很多年了,已经差不多了。假设认为我拽,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到幕后必须经历这些。而且足够牛的话,怎么做还是会被媒体所关注的,就像卡梅隆到中国来时那样。不要太纠结这些事。当一个作家本身就没钱,还要像艺人那样不值得。

  2

  关于成名作

  “我的世界观因《盗墓笔记》发生变化,终点决定带给我的是什么意义。”

  山东商报:有报道说,有人看了《盗墓笔记》真的去盗墓了。陆琪看到这个新闻开玩笑说:“那估计是看《鬼吹灯》看的,《盗墓笔记》里都是假的。”书中的东西真假各占几成?

  南派三叔:五五开,书里没有任何一条是指导人去盗墓的,那是不现实的。

  山东商报:现在冷静的看,《盗墓笔记》到底对你意味着什么?

  南派三叔:仔细想,人生每一个阶段都不能藐视。在写作过程中,可以不总结,当时写的比较辛苦而已。总结起来我发现世界观,对食物的看法,这段时间发生过改变,不知道是好还是坏,是终点还是逗号而已。这种改变通过财富的积累、身份的变化、社会地位的变化体现,我不知道我的终点是什么,还是回到了原点。终点决定带给我的是什么意义——假设我以后还是很有钱,有社会地位的话,就是一个从贫穷到富裕的转折点。假设没钱呢?就是一场梦,让我体验了成为富人的经历。

  山东商报:去年8月在上海书展采访您时,看到签售前一小时就排起了几百人的长队。

  南派三叔:有粉丝和有知名度是两个概念。很多明星就是知名度不高,但是粉丝特别多,还很狂热。有的知名度高,没粉丝。你是混脸熟还是要人喜欢,所付出的也不一样。

  山东商报:您认为自己算哪种?

  南派三叔:假设只混知名度的,说明本身产品结构有问题,假设有粉丝没知名度,说明操作不到位。有粉丝说明有被人喜欢的潜质。我属于既不算很有知名度也不算很有粉丝的,算有点知名度和粉丝。可能因为我没攻击性,大家觉得“南派三叔是我们家的”,没有高高在上,是一个普通人,然后再做出一些努力的事,大家跟得上。

  山东商报:被追问各种犀利问题,有翻脸走人的时候吗?

  南派三叔:基本上没有。因为我是一个小人物出身,会换位思考。也理解他为什么要问那些。我顶多告诉他,最好别问了。我也知道他想达到什么效果,能配合的尽量配合,也不要为难对方。

  其实我真正说的他们不敢写。我说话特别狠,都是大实话。比如有人让我评价郭敬明,我说:“作为商人,要选择行业,做图书商人是特别失败的行为,因为在浙江一个小商人收入都会超过郭敬明。”

  3

  关于炒作

  “我从来没有炒作过,恶性炒作还是良性炒作都没有。说我炒作的人,肯定不了解我。”

  山东商报:从成名之初关于作品本身的争议,到后来和《刺陵》等影视剧的互动,再到现在基本不接受采访,中间有炒作吗?

  南派三叔:我从来没炒作过,了解我的人知道。

  山东商报:前一阵网上讨论韩寒代笔门时,有人翻出了一篇写路金波的陈年文章,里面提到您。

  “写过《盗墓笔记》的南派三叔正在等待路金波给予指点——那是个脸浑圆的嘻哈大男孩,曾经因为写《盗墓笔记》患了忧郁症,不过据说这书的影视剧版权已经卖给好莱坞派拉蒙,如果投拍,他将成为2010年作家富豪榜首富,超过郑渊洁和郭敬明。在路金波授意下,南派三叔接下了电影《刺陵》的剧本改编小说权,马上要开一个新闻发布会。路金波面授机宜:骂一骂电影《刺陵》不仅无损于改编小说的声誉,反而是个新闻点。南派三叔点头领会。”

  南派三叔:这是个陷阱啊。我记得当时是个姑娘专访路金波,当时我和他谈《刺陵》的项目,要通过剧本改编小说,我一看剧本是抄袭《鬼吹灯》的,如果我写就成了我抄袭了。我跑去跟路金波说:“这个东西我不能接,怎么办?”他才跟我说:“那你只能骂了。如果你不骂,你肯定夸不下口的。”最后这项目我还是没接。

  山东商报:后来的报道里说,您在与林志玲签售《刺陵》主题写真书时说,“见到林志玲本人,这个角色才有灵魂”。“身为林志玲粉丝的南派三叔认为,应该与本人商量一下,再决定最终是生是死。”

  南派三叔:这引号里的话当然不是我说的,很多人都觉得我喜欢林志玲,我都不知道哪里来的。你要相信我,对我来说这是个小项目,有利益可分才有炒作的前提。《刺陵》这事我一分钱稿费都没有,还自己贴油钱开车去上海,那么多新闻等于是以我的知名度来炒作他们。

  山东商报:现在的人生是在做减法?

  南派三叔:对,所以很多东西都是能免则免,很多事意义没那么大。我在有空的时候,可以配合别人一下,不能时时刻刻配合,后期已经没有对采访的需求了。作家到一定程度,内心抗拒继续重复,除非有更牛的东西,只是按照现在条件写,对以后的人生能被看到。

  我不太配合传统的基本的一个思路。比如说,要卖书需要媒体帮我宣传,制造话题,我个人不太喜欢按照思路来走。他们的计划里是要我说其他话的,但我就是说不出来,就说了另外的话,很可能比原来的更加奇怪。很多人希望我提我的书、杂志、理念,其实我没理念,挣钱而已,这反而被当成新闻点。

  山东商报:您博客上的最近一篇博文《献给那些没有人追的男孩女孩》,灵感是来源于《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您喜欢什么类型的?

  南派三叔:对。那种情结每个人都有,我基本没变过。我有短发情结,希望女孩子强悍一点。

  山东商报:有“文艺果”特别痴迷的来追逐您吗?

  南派三叔:我第一次听说这个概念。我的粉丝互动方式和别人不一样,他们先喜欢上书里的人物然后喜欢我,爱屋及乌。没有人崇拜我,他们崇拜书里的人物。

  4

  关于财富

  “很多人说穷开心,有多少人能理解?”

  山东商报:目前您的《超好看》杂志运作怎样,希望借此达到什么目标?

  南派三叔:比较耗我的精力,《超好看》是个平台,出不了名,靠杂志赚钱也不道德。想挣钱就往影视圈走了,做什么杂志。什么时候杂志上有大篇的手表、汽车广告了,那可以赚钱了,目前是投入阶段。说到名气,我已经不需要了,不管美名、恶名已经满天飞了。 《超好看》是为读者服务的平台,可以解释我的很多行为。毕竟买你杂志都是喜欢你的人。

  山东商报:人们习惯把网络出身的叫网络作家,介意吗?

  南派三叔:以前介意,现在不介意。我没听说过主流作家圈,只听说过传统作家圈。在全民文学运动的浩瀚海洋中,主流不主流由市场说了算。

  山东商报:现在的生活状态怎样?看微博上,经常和江南、陆琪等作家朋友在一起。

  南派三叔:处于放浪的过程,居无定所,行不定城,食不定餐。

  你懂不懂什么叫难兄难弟,只有作家懂彼此的痛苦,只能和他们交流,别人无法理解的。我们这些人物质都有了,版税都不低,有房子车子。作家身心敏感,思维方式有异于常人,看得太透有时候看不透。很多负面情绪积累起来,别人不会理解。很多人会觉得作家的精神状态不好,但凡作家状态都不会太好。作家其实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山东商报:公开场合,您从不谈关于家庭的私人生活。

  南派三叔:从来不谈,大部分作家都不谈,除非韩寒那样具有娱乐性质的才会谈。说白了,我们的生活,和获得的价值,远远没什么明星多,人家唱一首歌30万,我们要写到焦头烂额。我们不希望过类似明星的没任何隐私的生活。很多东西还是要有个作家的样子,否则太不值得了。

  山东商报:在经历财富、社会地位的变化中,对人性怎么看?

  南派三叔:好像我交朋友比较正常,所谓势利的不会和这种人交往,财富变迁带来更多的是心态的变化。很多人说穷开心,有多少人能理解?如果没有富裕过,是没资格说的。很多人说我穷,可比有钱人开心许多。没过过有钱、有地位的生活,没资格去做类比。假设尝试过,回去品味穷开心,就有权威性。我想过穷开心的生活。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