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栋天第三张伶歌专辑定价100:听了你就觉得值

  • 来源:互联网
  • |
  • 2016-03-29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关栋天录音《短歌行》

  晚报记者 李佳杰 报道

  给别人缝了多年的嫁衣,关栋天总算开悟,该给自己谋个出路。上周末,关栋天带着其跨界HIFI专辑 《短歌行》在沪签售,来的不仅是戏迷,还有一群耳朵极为挑剔的音乐发烧友。从京戏到京歌,再到跨界意味更浓的伶歌,就像海派清口一样,关栋天的概念营销从不失准,他说就算是跨界,也要不走寻常路,“我们从不做模仿,也无法被模仿。 ”

  《江城子》里飙出高音C

  《短歌行》其实是关栋天参与制作的第三张伶歌专辑,相比前两次的蜻蜓点水,这次做得更为纯粹。专辑十首曲目均撷取自中国古典与现代诗词名篇,唱法既借鉴了戏曲的唱腔,又有美声的技巧,配器则完全摆脱了戏曲模式,改由交响乐团和民乐团来伴奏,而作品的结构又像是通俗歌曲。乍一听,不伦不类,再一细听,即被它独特的韵味所吸引。

  “以前的京歌是把戏曲通俗化,是外在层面的,伶歌唱的则是一种气质。”伶歌演唱形式的创立人,著名作曲家孟庆华表示,他曾与多位戏曲大家合作过,但能从气质上把握伶歌的,可以说关栋天之外找不到第二人。

  京剧角色的行当划分比较严格,老生、花脸的唱腔各不相同,演曹操的,不可能去唱李太白,扮唐伯虎的,不一定能唱苏轼。但在这张专辑中,从古至今,关栋天从老子、曹操唱到唐伯虎,人物形象跨度之大,远远超越了他在京剧舞台上所有的扮相。

  关栋天笑称为了拿下这张专辑,已经是极尽所能, “比如唐伯虎的《桃花庵》,要唱出风流潇洒的感觉,我就借鉴了越剧、评弹、鼓曲和黄梅戏的唱腔,前两天遇到赵志刚,他说大哥你把我们的东西都给抢了。”

  让关栋天最头疼的,则是苏轼的 《江城子》, “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其中的 “夜”是一个高音C,且这一段又是没有气口的, “戏曲里面没有这个唱法,歌剧里面也没有,完全是靠自己摸索。”

  毛阿敏唱得只喘气

  签售会上,关栋天与毛阿敏合作的一曲 《钗头凤》获得了满堂彩。毛阿敏的献声也无疑是关栋天此次跨界的最得意之笔。早在该曲创作之初,作曲家孟庆华脑海里就蹦出了毛阿敏,一来他们是故交,二来毛阿敏驾驭大作品的能力比较强,因此还没等毛阿敏回话,孟庆华就照着她的音域写了一个小样寄了过去。

  关栋天透露说, “阿敏她听了以后有点惊讶, ‘这个让我唱合适吗?’我说你来试一试,别管风格,你能唱成什么样就什么样。后来她飞来北京,我们在央视录音,阿敏做事很认真,一边听小样一边记谱,然后一句句背下来,但这个6分钟的曲子,她一天都没背下来。她说 ‘我的妈呀!太难唱了,我这一天都白费了!’”

  进棚以后,毛阿敏的投入把关栋天给吓傻了, “录音的时候,我们有工作人员在旁边拍DV ,阿敏的动作非常夸张,都是大口大口地喘气,我们从来没看到过她这么用情。她跟录音师说,不要管我怎么唱,你们音乐不要停,让我多唱几条,你们自己去挑。”

  一直在超越从未被模仿

  去年,关栋天凭专辑《伶歌2》获得了南都华语音乐传媒大奖之 “最佳HIFI艺人”,他跑去广州领奖,他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不伦不类。 “那天在我前面领奖的是陈奕迅,他一上台,下面就哗哗哗地沸腾了,他下去以后,主持人报到我的名字,下面马上就安静下来了,关栋天是谁啊?没人认识我。主持人说要不关老师给我们唱两句,我张口就唱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还没等唱完,台下的掌声又哗啦啦地一片,大家都听傻了。”

  经过这事,关栋天心里更有了底气,发现伶歌在年轻人里面也可以有市场。 “这次我们专辑的定价是100元一张,很多人说贵,情愿到网上去下载,我们就选了两首作品主动上传到了微博上免费给大家听,因为我们的东西是不怕你听,就怕你不听,你听了自然就会觉得这100元花得值。”

  对于自己处处不走寻常路,关栋天表示, “人家能做的,我们就绝不做。” “现在很多人跨界,不管是唱美声的唱民族的,都跑去唱流行。我也会唱张学友,唱得还不错,但如果我出一张这样的翻唱专辑,就没有任何意义,说白了,这只是一种模仿,没有自己的创造。”关栋天更是笑称自己是一直在超越,从未被模仿。

  关栋天透露,下一步就准备把伶歌搬上舞台,但现在条件还不够成熟。 “像我们录这张唱片,交响乐团、民乐团和合唱团的人数加起来就超过了一百多人,国家一级演奏家就有二三十位,能把这些人都集合在一起非常不容易,演出成本也非常可观,所以我们还需要时间,但不会太久。”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