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写《同桌的你》为纪念初恋 手都没拉过

  • 来源:互联网
  • |
  • 2016-03-29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如丧》书影

  高晓松新书《如丧》日前在京发布,从初恋故事到监狱生活全写进书中

  《同桌的你》是写给连手都没牵过的暗恋对象的;大学时发明过插卡电表和燃气空调;在看守所里的184天让自己彻底改变……高晓松的新书《如丧》日前在京发布,书中更是爆了自己的许多料。

  初恋篇

  “为了纪念你手都没拉过的倒霉初恋,我写了首叫《同桌的你》的歌,狠狠搞来一些名利,一直吃到现在。”

  《如丧》中最有趣的显然是开篇小说《写给1988年暑假的高晓松》,出席首发现场的崔永元、刘震云都说喜欢。说是小说,也可以看作高晓松给1988年的自己写了一封长信,叙述他和朋友们在1988年后的成长经历。

  文章中,高晓松用调侃的语气和24年前的自己对话。“关于你的理想,至少表面上看应该算实现了,主要是你命好,大师们死的死颓的颓,再加上你脸皮厚,拿那点三脚猫的手艺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乱拳打死老师傅,竟使竖子半夜成名。”

  高晓松还透露,自己在拉斯维加斯结婚时“人家规定得有证婚人,我俩一个熟人没有,只得站在街边挥舞20美金的纸币雇证婚人。”

  高晓松曾介绍说,《同桌的你》是当年在厦门当时的女友梳头时,突发灵感创作的。但鲜为人知的是,这首歌是他为初恋对象创作的。“我知道你(指当年的自己,下同)那时候想赵建晖想得红毛眼绿,死活俩人手都没拉过……为了纪念你手都没拉过的倒霉初恋,我写了首叫《同桌的你》的歌,狠狠搞来一些名利,一直吃到现在。”

  而说到在看守所碰见的两个工程师时,高晓松又调侃道:“你大学时研制的两样,当时外公拒不帮你申请专利的玩意儿,现在都火啦。一个是磁卡电表,再有就是煤气空调,现在有个叫远大的公司做得火死了,当年你要是申请了专利,他们那架全国头一份的直升机就是你的啦!”

  书摘>

  在看守所里的184天,都发生了什么?

  《如丧》里还谈到了高晓松去年因酒驾入刑被判刑半年的生活。在这184天里,高晓松每天要面对的,除了狱友的情绪、紧闭的牢房,还有野猫和供水用的塑料管。

  ○“我现在坐在一间住了12个低智商犯罪分子的小屋里唯一的一块大家衣食住行都在上面的大木板上给你写信。关我们的小铁门有个小洞,送开水的班长每天上午会塞进一根塑料管供水,我们这儿管保安一律叫班长,开水装在一个塑料桶里,这里的一切都是塑料的。

  ○这个铁门上的小洞外每晚都会来一只野猫,可见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猫爬出的洞敞开着,我们每天会攒一点吃的留给该猫,不光我们,整个筒道,就是我们3筒的7间牢房都攒一点吃的给丫布施,这猫估计是佛陀变的,来这穷地方托钵化缘,不贪嗔痴,只管吃。这礼拜开始,这猫又带了一条五脊六兽的小狗来,瘦的跟甘地似的。”

  ○“你知道坐牢看什么书最解气吗?《历史上的今天》,每天看一点,看我坐牢的这些个日子在从前都发生了些什么,于是你看到好多牛X人出生,好多牛X人死去,如果坐满一年的牢,你会看到历史上所有牛X的人出生及死去。”

  ○“我的Bunkie(同伴,睡同一床铺的人),56岁,一个安全局的官,被判了7年,他很恐惧,因为他接受不了出去都六张(六十)多(岁)了。他后来下决心去陪死刑号,因为那是减刑最快的,陪一天减一天,陪一年减一年,这样他可以在59岁零10个月的时候出狱。

  他现在在陪一个19岁的强奸杀人犯,陪说话,帮擦身子,因为该死的都戴着手铐脚镣,手铐脚镣还链着……现在他们屋6个陪6个,晚上睡觉依旧盯着两丈高的天花板看,因为怕死刑犯情绪爆棚大夜里抠你眼珠子,真有抠的,挺大的眼珠子,一手指头就抠出来了。”

  ———节选自《如丧》

  酒驾篇

  “那时候跟文盲、杀人犯住一起,真的是摧毁好多东西的地方……现在看到人都觉得特好,都喜欢。”

  “如丧就是如同要丧,还未丧,但终究要丧。我现在到了如丧的年纪。”12年后再次出书,高晓松这样解释书名《如丧》。书名副题之所以为“我们终于老得可以谈谈未来”,高晓松说,年轻时谈的未来并非真正的未来,而是年轻人的梦想与欲望,“到现在被生活打得步步后退,被生活缴械,被生活拿走爸爸妈妈青春身体荷尔蒙……一切看清楚了才可以谈未来。”

  《如丧》一书共分四部分:第一部分是两篇小说,其中《写给1988年暑假的高晓松》是他在看守所创作的作品;第二部分收录了他多年来创作的电影剧本;第三部分是他对成长、变老等生活感悟的随笔和散文;第四部分收录了高晓松最袒露心声的两篇笔答专访。另外,随书附赠了高晓松创作的29首歌词作品。

  说起自己在看守所里翻译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的作品《昔年种柳》,高晓松很是感慨,“相当于手把手学习了一下大师写作,字斟句酌,想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意义在哪里节奏在哪里。翻完之后巨大开窍。”

  在当天发布会上,高晓松并不愿对在看守所里的写作提及太多。“我能说的是,没有笔,只有笔芯,就用粥,在笔芯上黏纸。一开始怎么也卷不好,粥太多,后来先涂薄薄一层,等干了再卷一层,慢慢做成了。也没有桌子,就抱着一卷被子写。”

  高晓松坦言,“去年那件事”(指酒驾被判入狱)让他的人生观有了根本性的改变:“原来在乎好多事情,讨厌、看不起好多人。但那时候跟文盲、杀人犯住一起,当着人面拉屎,真的是摧毁好多东西的地方,跟这些东西一比,原来都算什么呀,现在看到人都觉得特好,都喜欢。”

  重庆晨报记者 裘晋奕 实习生 姜雅娟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