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30年称谓演变:从"帅哥""美女"到"亲爱的"

  • 来源:互联网
  • |
  • 2016-03-29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淘宝体”书写的交通安全提示牌

  “同志”、“先生”、“小姐”这几个称谓,在改革开放以来的30多年中经历了被高高捧起又重重摔下的“命运”。30多年来的社会风潮变动之迅速由此略见一斑。而后职场流行的“亲爱的”,则让一些“局外人”摸不着头脑。近十年来,“老师”的称呼泛滥成灾。不管干什么的,只要一上电视,就都成了老师。新世纪以降,“老师”俨然成了重要的社交称谓。

  综合整理 记者 张双

  A

  “先生”、“小姐”

  被严重异化

  学者崔丽分析说,“妓女”、“三陪女”这些词既是禁忌语,于是“小姐”就成了体面的替代词语。

  中国自古为“礼仪之邦”,“礼”字当先。人与人见面都该打个招呼。旧社会见面称呼“先生”“太太”“少爷”“小姐”或是“老板”“掌柜”“东家”等。解放之后,大家见面一律称“同志”,感觉不仅仅是“平等”,更有一种亲近、亲切之感。

  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在与国际接轨的过程中,“同志”这个称呼开始“渐变”了。1981年由中华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等9个单位联合发起了“五讲四美”的倡议。在此背景下,使用与国际接轨的“先生”、“小姐”称谓俨然就是改革先锋。尤其是“小姐”,既不像“女士”那样在年龄上有模糊性,又比“夫人”来得活泼、亲切,容易获得被称呼者的好感。

  只是,将“先生”、“小姐”视为高雅用语的人士恐怕不会预料到,仅仅在几年以后,“先生”、“小姐”就被严重异化了,以至于人们不敢贸然称呼别人为“先生”、“小姐”,以免导致不良后果——只能说,社会风向实在变得太快。

  上世纪90年代初,女同胞被称为“小姐”时还心花怒放。但到了90年代末期,随着“三陪小姐”、按摩女、洗头妹等“风月场所或者准风月场所女性从业人员”的异军突起,使得“不正当的‘小姐’正在或已经对正当的‘小姐’形成大面积的覆盖”,并且“已经从一个称谓变成了一种职业或者一种职称”。

  学者崔丽分析说,“妓女”、“三陪女”这些词既是禁忌语,于是“小姐”就成了体面的替代词语。“小姐”一词甚至难倒了语言学家。在2006年10月举行的一次德语国家汉语教学大会上,北京语言大学校长崔希亮教授颇为尴尬地说:“如果我在北京街头向一位陌生女士问路,那我肯定不能叫她小姐,否则会挨骂。”“如果在深圳,看到陌生年轻女士,我只能叫小妹,但决不能称呼小姐。”

  B

  叫“老板”还是叫“总”?

  柳传志曾在2001年某一天率属下四员大将在公司大门前向每个员工鞠躬,恳请各员工对其本人和其他高层不要再称“总”。

  上世纪80年代末期,全民经商时代,谁有路子挣钱谁最大,“老板”成为流行的尊称,在酒肆茶楼,是个男的服务员就得称一声“老板”,被叫“老板”的人也甘之如饴。演员李成儒回忆,他当年做生意时,因为在电梯里被服务员叫了一声“老板您好”,就兴奋地给出了100美元小费。与“老板”不相上下的尊称则是“经理”,曾经有一个段子:在深圳,天上掉一块砖头,砸到的十个人里面,九个人是经理,剩下的一个是副经理。

  经商热退潮,但“老板”这个称呼没有退场,反而泛化了:研究生称导师“老板”,还可以解释为仿效欧美高校的时髦称呼法;官员也被称“老板”,甚至在会议上,下级口口声声说由“老板”拿主意,就有点庸俗了。

  与“老板”类似的是“某总”。据说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在飞机上常常被“尊称”为“盛总”,其夫人、日本钢琴演奏家濑田裕子则被“尊称”为“濑总”。

  “×总”满天飞就没意思了,一些意识到问题的人士如联想集团董事长柳传志,就曾在2001年某一天率属下四员大将在公司大门前向每个员工鞠躬,恳请各员工对其本人和其他高层不要再称“总”。柳传志还提出四个可供选择的称呼:柳传志、传志、老柳、柳传志同志。

  C

  从“帅哥”、“美女”到“亲爱的”

  肇庆旅游部门“善意”地建议导游不使用“目前民间较为俗气”的帅哥美女、靓仔靓女称呼,成都有些品牌也坚决地跟“帅哥”“美女”称呼划清界限。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在广东地区盛行的“靓女”(或者其升级版“靓姐”、“靓姨”)、“靓仔”称呼,在进入新世纪后升级为更利于传播的“美女”、“帅哥”,先是在年轻人中流行,之后逐渐扩散到全国、全民皆“帅哥”、“美女”。

  也许是因为“帅哥”“美女”多了容易产生审美疲劳,这几年下来,开始出现认为这种称呼“庸俗”的声音。除了肇庆旅游部门“善意”地建议导游不使用“目前民间较为俗气”的帅哥美女、靓仔靓女称呼,在成都,有些品牌自高身价,也坚决地跟“帅哥”“美女”称呼划清界限,比如成都王府井百货的某韩国品牌称:“我们是高档品牌,不会使用‘帅哥’‘美女’。”

  “帅哥”、“美女”确实滥大街了,所以现在的小白领们发展了一套称谓符码:“亲爱的”(亦可简化为“亲”)不是那个“亲爱的”,既适用于女同学和女同学之间,也适用于女同学和男同学之间;“同学”(亦称“童鞋”)不一定是那个“同学”,而是同事或者朋友,类似于台湾那边“六年级生”(70后)、“七年级生”(80后)的说法;“老板”不是那个老板,可能只是个想当老板想疯了的部门主管;“老王”也不一定有多老,但因为比你早进公司一年,所以当得上一个“老”字……

  有重庆网友感叹:以前逛个商场,营业员小妹赶着叫“美女”,听得人起鸡皮疙瘩;现在有新发现,兴喊“亲爱的”。唉,时代进步真是快哟,跟不上节奏了。

  D

  “老师”之泛化

  新世纪以降,“老师”成了社交称谓。被称为老师的,大多数不是干教育的,称呼者跟他也没有师生关系。

  老师不叫老师,偏要叫“老板”;而一些尚没有资格当上老师的人,却堂而皇之成了“老师”。

  1998年,作家刘心武发表题为《如今时兴叫老师》的文章,提及自己被商场服务员称为“这位老师”,“不称我同志不称我师傅也不称呼我先生老板,可见如今时兴叫老师呢”。只是不知道刘老师在得知“超女”评委被称为“评委老师”会作何感想?

  有人说,杨澜是始作俑者。她在电视上一口一个赵忠祥老师,把“老师”推向了全国。“老师”之泛化,电视作用巨大。

  批评杨澜的人的理由是,赵忠祥的职业是电视主持,不是老师。其实,“老师”这个称谓身兼数职,它既是职衔称谓,又是关系称谓。职衔称谓说的是职业,关系称谓说的是人与人的关系。就关系而言,杨澜称赵为师,并无不妥——在主持上,当时的赵忠祥确实可以做杨澜的老师。

  新世纪以降,“老师”成了社交称谓。被称为老师的,大多数不是干教育的,称呼者跟他也没有师生关系。“老师”成了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敬称。这种敬称与古代的“公”有些类似。“公”本来是对有贵族爵位者的称呼,比如秦庄公、齐桓公、宋襄公。后来,演变成跟爵位毫无关系的敬称。“老师”比“公”进步,还包括女性。无论男女,在“老师”面前人人平等。

  每一类称谓都有自己的交际功能和适用范围。“老师”适用于比自己年纪大,不适宜称哥道姐的人身上。公务员、白领尤其是文化人最容易被“老师”。“老师”具有表示亲热、套近乎之功能,称人为师者,虽然不像称哥道姐那样可以拉上血缘关系,但也可以挤入门生故旧之列——天地君亲师,我把你放在五伦之内,你还不关照关照我吗?

  本来属于职衔称谓和关系称谓的“老师”,不但跑到了社交称谓里夺城劫地,而且磅礴万里,深得人心。这说明什么?说明原有的社交称谓不够用了。你看,“同志”萎缩了,“师傅”下岗了,“老板”适用面太小。按理说,先生女士应该大行其道了,可是,这种称谓除了太正式之外,还有个大缺点:太平等。中国的称谓系统以等级为核心,等级以尊卑为内容。因此,社交称谓的第一要务就是在谦敬上下功夫。说白了,就是千方百计地贬低自己以及与自己有关的一切事物:在下、鄙人、荆妻、贱役、犬子、拙著、寒舍……与此同时,想方设法地抬高对方及与对方有关系者,阁下、大人、令夫人、令郎、令媛、贵庚、府上……先生女士的称谓,缺乏尊敬感。

  更重要的是,先生女士不能与时俱进。近些年来,所有的社交称谓都在使劲地套近乎,张嘴张哥,闭口李姐,“亲”也从淘宝网,走向了纸媒。先生女士板着面孔,冷冰冰的,一点亲热劲也没有。落后于时代潮流,难以担当交际之重任。

  社交称谓不够用,就需要外援。既有尊敬感,又有亲热劲。既符合传统,又适应潮流的“老师”入选。称谓市场上有了这个生力军,先生女士就只好退避三舍。

  语言学家说,称谓是时代的风向标。为什么半个世纪后,“老师”走俏,“先生女士”受冷落呢?这种文化现象透露出什么信息呢?称谓反映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说明了社会等级结构。这个关系和结构是文化系统的一部分,“老师”插足社交称谓,说明称谓的紊乱,而称谓的紊乱,又表明了文化系统的张皇失措,一个社会的不成熟亦由此可见。

  本文部分资料源自

  《新周刊》、《南方周末》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