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历史资讯  文化杂谈

阎崇年准备大故宫资料5年 每录一集如一次炼狱:唐嫣霍建华曝恋情

  • 来源:南方日报
  • |
  • 2016-03-24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摘要:   CFP供图  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阎崇年新作《大故宫》昨日在故宫举办了首发式。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紫禁城学会会长郑欣淼、雍正第九代孙爱新觉罗·启骧等前来捧场。  著名清史专家、北京社科院研究员、唐嫣霍建华曝恋情最新动态及资讯。

  兰州5月2日电 记者2日从甘肃省文物局获悉,近日,甘肃和政县县城南侧康庄路排水管道施工现场发现一座金代仿木构砖室墓,在征得省文物局同意后,当地组织专业人员对该墓葬进行了抢救性清理,共清理出土灰陶罐1件

  CFP供图

  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阎崇年新作《大故宫》昨日在故宫举办了首发式。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紫禁城学会会长郑欣淼、雍正第九代孙爱新觉罗·启骧等前来捧场。

  著名清史专家、北京社科院研究员、紫禁城学会副会长阎崇年被誉为“百家讲坛第一坛好酒”,蛰伏数年后,他携《大故宫》重新出山。同样的通俗讲述,讲的却不仅仅是史,而是有关故宫六百年的历史、人物、建筑、文物、宫廷、园林、艺术等,林林总总。阎崇年如何在庞大的体系中叙述大故宫?又如何将这种“大”传递到读者与观众心中?记者就此采访了已经78岁高龄的阎崇年。

  回归

  “重返百家讲坛如履薄冰,每做一集,入了一次炼狱,录完了,我肩膀就轻松一下。”

  南方日报:您这次重返百家讲坛,心情如何?

  阎崇年:我心情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学到用时方恨少。我去故宫的次数数不清了,过去紫禁城城墙还可以去,太和门和太和殿,我要讲42分钟,还要大家都喜欢听,我就觉得自己只是少,因为牵涉到历史、建筑、美学。我就多方查阅资料,和权威的人士请教。讲完后,我还是很忐忑,恐怕有不准确。因为现在上册都录完了,书也印完了,今天也开始播了,我就会拿着本坐在电视机前看看有无错误。

  历史里很多怪癖的专用字,一般的文化程度听着音近,字不清,很容易有错字,有时只查找一遍,不易发现。我还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不断完善。这20集,我尽心了,我尽力了。从去年年初百家讲坛、长江文艺金丽红黎波和我一直做这个事情,一口气都没敢喘,前天我3点就醒了,想到一个字,就还在调整。

  南方日报:在“消失”的这5年,您都在做些什么?

  阎崇年:在做功课。我准备的都和大故宫有关系。要做这件事,需要做很多资料工作,比如昨天播出的节目《午门凤翔》虽然只讲32分20秒,书七千字,但是查资料,要从明朝永乐十八年,1420年建城,午门开始到宣统退位,这六百年在午门中发生的大事情,要在浩如烟海的资料中查,从中选几件最有价值,大家喜欢看的事情出来讲,做一个沙里淘金的工作。

  第二,有人问故宫我来了多少次了,我记不清楚了,每次看的情况不一样,因为要讲,午门不知道走过多少次,只要讲午门,觉得知识不够,所以呢,我就要亲自看,亲自考察。现在不是总体看,我讲午门专看午门,讲端门专看端门,讲东六宫是一个宫一个宫看,仔细看,跟文献还有印证,有些文献,明朝一个样,清朝一个样,不能错了,我一个一个踏查,踏查的资料和文献资料互相印证一下。

  第三个工作是提炼去伪存真,由表及里,最后提炼几千字,资料大概每一集的资料,大概几万字,有的时候多的时候几十万字都有,最后就是把它形成文字,把它讲出来,讲的时候啊,你不能念稿子,谁也不喜欢,年龄也稍微大了一点,记忆力我觉得二、三十岁的时候,还是差一点儿,你数字还得记准确了,观众和听众很多人非常有研究的,错了,马上提出来,我自己如履薄冰,每做一集,入了一次炼狱,录完了,我肩膀就轻松一下。

  记录

  “六十年前,我跟父亲去故宫参观,最深的印象就是故宫太大太大了。”

  南方日报:您这次的题目叫《大故宫》,为什么特别强调“大”?

  阎崇年:我第一次到故宫,我的曾父亲、父亲,包括我,四代在北京,小时候父亲拉着手带我到故宫,第一次参观故宫,当然是六十年以前了,小孩子不懂,但是给我留下一个印象,就是“大”。我们住的平房、民房,到故宫一看,太大太大了,所以那个“大”字在我六十年之前就形成了。

  故宫学不仅是紫禁城了,大体上明清、内务府管辖的范围都是这里的,一直到湖北的武当山,他们都算紫禁城协会的团体会员。这样我的脑子就大了,而且台北的故宫博物院跟这儿也是有联系,也是这儿的一部分,这样“大”字就逐渐形成了。

  南方日报:如何具体阐释这个“大”?

  阎崇年:如果跟日本、法国、英国的皇宫来看,故宫的大就凸现出来了。而且,故宫的历史悠久,连续六百年它都在那里,保存得如此完整,这是很不容易的。历史上一个王朝结束了,另一个王朝就搬家了,很难保存下来,秦朝的阿房宫、元朝大都的大内都不在了。第三是内容,北京故宫经过郑欣淼院长和故宫人七年的清理,现在故宫的藏品是180万件,而台湾故宫博物院的藏品有65万件,一共是245万件,这是个足以令人称奇的数字。

  另外一个是档案,故宫里有1000万件汉文档案,200万件满文档案,其中有一部分档案是明朝末年,在原来明朝的宫纸上,翻过来形成的档案,还有档案有行间距,把行间距写上字,做了记录,这种档案可以说无价之宝。

  传递

  “我把历史人物的生命精神融入到我个人,再用自己的感动再感动读者观众。”

  南方日报:您扮演着的其实更多地是一个传递者的角色,将知识提炼出来传递给读者和观众。为什么选择这样的角度去讲?

  阎崇年:我讲过《正说清朝十二帝》,也讲过《明亡清兴六十年》,都属于历史的范畴,但这次讲《大故宫》不同,它既有历史学,还有建筑学、文物学、文献学、档案学、艺术学、园林学、规划学、故宫学等;而且时间跨度近六百年,内容涉及历史、人物、时间、建筑、文物、宫廷、园林、艺术等,方方面面,林林总总,太大,太杂。

  我有自知之明。故宫内外,专家济济。古建,我不如古建专家;器物,我不如器物专家;书画,我不如书画专家;文献,我不如文献专家;档案,我不如档案专家;宫史,我不如宫廷史专家等。但是,借用“百家讲坛”这个平台,全面讲述《大故宫》,传承与弘扬中华文明这一精粹,总得有人做吧!但为什么由我来做呢?转念一想,事有阴阳。困难属阴,解难属阳。重要的是,我身后有一个学术团队支持,帮我解难。

  南方日报:既然是传递者,就必然涉及形式。尤其是年轻的观众可能会觉得故宫这个话题比较严肃,有一些什么方式让他们更容易接受?

  阎崇年:因为《大故宫》面对的是广大的观众和读者,但是读者层很宽,上到博士生导师,院士,一直到小学学生,七、八岁的小学生,一直到我知道的最高年龄,我有一次见到两个粉丝,我说您高寿,我今年92岁,看我的书也看电视,我说我就赶紧起来了,我说您可能今天我见的年龄最高的,他说不是,我姐姐也来了,在旁边呢,我一看,我姐姐比我大一岁,93岁。有一次看周有光先生,106岁了,说我也看你的书,电视节目。

  要吸引年轻人,我也考虑到这个事情,比如说讲到午门凤翔,我就选择了几个历史故事,一个叫蒋清,一个叫舒芬讲了这两个人具体的故事,透过这个讲这个理,他们说,我有点而慷慨激昂,因为我不是在那儿客观叙述,我把这两个人的生命精神融入到我个人的生命和精神,感动了我,我要用我备受的感动再感动广大的读者观众,我面对面讲,你不能之乎者也,我讲的时候,电视台下面是有观众的,你不能讲之乎者也,都睡觉了,都不行,我不断观察,我讲这儿他笑了,他点头,我就是跟他们心灵沟通。

  南方日报:年轻人如何从这种历史的诉说中受益?

  阎崇年:青年人学习历史就是学习人民的聪明,变成自己的聪明,学习历史人物的智慧,变成自己的智慧。我自己从康熙身上受到启发,比如说学习,康熙每天4时就起床了,念完书还要上朝,数十年如一日。读两本书并不难,数十年 如一日难,手不释卷这个比较难。在康熙大帝中我说过一句话,他之所以伟大因为有伟大的思想。他有过人的学习能力。比如种水稻,康熙说天津可以种水稻,失败了,他就提出尽量用清水浇地改良土壤,就是现在天津的小站稻。他就可以指导农业了。西瓜到了北京后,康熙亲自种西瓜,送到福建,送到台湾,台湾第一年种很侥幸长了,第二年被台风刮了。他就不断要求改良。台湾人吃西瓜要感谢台湾,我曾和台湾的学生这样开过玩笑。南方日报记者 吴敏

作为央视最有国际范儿的年轻主播和财经记者,芮成钢采访过数百名国家元首、政府首脑、政商学界领袖,他将13年的新闻职业经验和感悟汇集成册,出书《虚实之间》。5月2日,芮成钢的新书《虚实之间》首发式在北京

  • 标签:
  • 编辑:梦雪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