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历史资讯  文化杂谈

四大名著轻易不能再拍 “数钱”同时伴着挨骂

  • 来源:互联网
  • |
  • 2016-03-29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近两年,四大名著被陆续搬上荧屏,不可否认,创作者还是抱着敬畏之心想去做好这件事情,但无奈自身和团队能力有限、逐利和浮躁的业界环境使然,最终难尽如人意。某位学者就透露,他当年去给新版《红楼梦》上课,全剧组读过原著的不超过10人。面对此种绝非个例的创作氛围,早在2011年4月举行的电视剧导演年会上,国家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司长李京盛称,“专家学者观众对‘四大名著’的翻拍有褒有贬,我们也反思了很多管理经验,名著翻拍对普及民族文化还是有作用的,但不能轻易去碰。”李京盛表示,“短期之内,四大名著不能再拍了。”

  翻拍·动机 顺应国际潮流

  面对奉为经典的老版和观众挑剔的眼光,制片方要承受的口水压力只是大小、而不是有无的问题,但为何还会像抢香饽饽一样争取拿到立项?

  新版《西游记》制片人张纪中就坦言,“翻拍的作品一般都是经典,比较保险。像四大名著毕竟有那么一本小说,‘平地起高楼’非常难。与老版相比,翻拍时如果能够融入新的想法,部分观众还是能够接受的。”但从播出后的反馈来看,太多声音对造型和特效提出了质疑,看来还是不能接受。“团队能力和制作水准真的达不到,拍什么都有风险;电视剧产量一年两万多集,有多少能播出来?如果从这个角度看,新版《西游记》还是成功的,它可能有这样或那样的缺陷,比如特技没那么好,但整体上还是有跨越的,比以前已经好了很多很多。我觉得,能不能提升和推动同类题材的作品,也是考量一部作品成功与否的标准。新版《西游记》使国内的CGI(特效制作)水平提高了很多。”

  作为新版《西游记》投资方,慈文传媒董事长马中骏就是想做一件有影响力的事情,而且他认为翻拍是一种潮流,关键是要与时俱进。“翻拍是国际流行的惯例,随着时代的发展,名著经过重新诠释所散发出的不同味道是有价值的。以《西游记》为例,86版的特色是造型的戏曲化,定位的儿童化;新版的造型更接近原著,更原生态,观众群更年轻化、网络化。新版有不同的东西。”

  华录百纳是新版《红楼梦》的投资方,在公司副总罗立平看来,当初重新拍摄《红楼梦》的目的很简单,也很明确,就是要打造一部公司的扛鼎之作。虽然新版《红楼梦》这杆大旗并没有如预期般高高飘扬,口碑和收视也难尽如人意,不过罗立平还是认为,该剧从筹备到播出历经十年,这期间正是因为有了“重拍《红楼梦》”这样的标杆式任务,公司上下在一种潜移默化的气氛中出品了多部佳作,如《双面胶》、《媳妇的美好时代》、《黎明之前》等。

  翻拍·效益 数钱伴着挨骂

  对于翻拍四大名著而言,弹多于赞在意料之中,稳赚不赔也在意料之中。除了尚未播完的新版《西游记》,在已经落定的其他三部中,盈利最多的是《三国》,在50%左右,也是创下当时市场行情之最。盈利最少的是《红楼梦》,仅为20%,这与周期过长,中间导演几易其主有很大关系。

  马中骏告诉记者,新版《西游记》是微利,由于现在还有一些版权正在洽谈,所以最终能赚多少还不知道。但是当初在确定投资的时候,慈文还是冒了很大的风险。当时购剧的平均价格在100万/集,而新《西游记》的投资是200万/集,最后考虑到这个戏将来播出后的影响力,慈文还是下定决心要挑战一下。

  新版的口碑方面,就“新版四大名著,您觉得哪部最好,哪部最差”的问卷,记者调查了10位媒体人、10位普通观众,新版《三国》以14票获得“最佳”,新版《红楼梦》以17票评为“最差”。对于新版《三国》的争议多集中于台词穿越,比如,公孙瓒对曹操说话引用了500多年后唐朝诗人高适的“天下谁人不识君”,吕布引用了800多年后宋朝诗人欧阳修的“酒逢知己千杯少”,刘备则引用了1400多年后明末清初思想家顾炎武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等;而对于新版《红楼梦》的诟病就多了去了,从演员人选、贴片头造型、诡异的音乐、流水账式的情节到频繁出现的旁白等。

  媒体人孟小姐表示,“说实话,我哪个都不喜欢。新版《红楼梦》,接受不了,风格太怪异了,演员也差;新旧两版《水浒》太像了;新版《西游记》,电脑游戏风格的造型也很不喜欢。现在唯一能让我看进去的就是老版的《红楼梦》,这部戏不是胜在技术和技巧,它是胜在演员和文化气质,所以很耐得住回味,并不会觉得过时。”

  虽然新版《红楼梦》是自己的“孩子”,但罗立平客观地表示,“画面精致只是一方面,故事的挖掘的确有一些遗憾。任何事情不能是形式大于内容,使劲要使对地方,这个戏出现的一些问题也是今后的经验和教训。”

  翻拍·超越 技术都有提高

  新版有没有超越老版之处?有。凡是技术的都有提高。罗立平总结说,“我认为四部作品从制作上都是精益求精,并且都达到了当下比较高的水准,这在一般的普通作品中是达不到的。”

  的确如此,像新版《三国》的战争戏份,镜头更写实,场面更开阔;新版《红楼梦》唯一值得称道的也就剩下画面精美了;即便是新版《西游记》中令人失望的特效在张纪中看来也推动了国内CGI的水平,领跑同类题材剧。

  新版四大名著给业界树立了技术新标杆,对荧屏的影响又是怎样的呢?至少目前来看,距离“经典”二字尚有差距。记者想起一位业内人士的名言:反复播出的剧目不一定是经典,但经典的剧目一般都会被反复播出。每到寒暑假,老版的四大名著绝对是无可争议的荧屏霸主,以今年春节为例,老版的《西游记》和《红楼梦》以及《步步惊心》、《潜伏》就是重播热剧。新版四大名著中,记者只看到了《水浒传》,这或许与该剧有些许“系列剧”的特色不无关系。

  两年的时间或许太短,不足以检验出谁是真金。虽然新版《西游记》骂声一片,但马中骏还是抱有乐观心态,“新版至少有二十年的生命力,剧情中很多人生的智慧,人性闪光的东西,比如师徒四人西行八十一难战胜自己心魔的历程,老版在这一块并没有明确强调。至于造型,刚看到时我也很忐忑,但重拍就是挑战,我一直拿埃菲尔铁塔作比喻,这个铁家伙刚到巴黎时,市民都觉得难看,现在成为了巴黎的象征。有争议也没什么大不了,任何一种结果都是正常的。”罗立平对于新版的流行程度并没有那么乐观,“仅仅提升制作水准是不够的,经典最核心的东西还是文化,这点恰恰是新版做得不够的地方。”

  晨报记者 冯遐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