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微醺才能写出好句子 写东西更喜欢“棒喝”

  • 来源:互联网
  • |
  • 2016-03-29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冯唐

  被称为“文艺女青年的心水”的人希望写作仍是跟着爱好走

  “我很忐忑。”本月初在广州方所书店做演讲时,冯唐如此开场。继而,他向台下深度鞠躬,一点也看不出当下“文艺女青年的心水”的架子。

  活动开始前接受本报访问时,他也透露自己以前是结巴,因而说话有点紧张。近两个小时的畅谈中,他聊创作、人生、酒。这些年,作品《万物生长》、《北京北京》、《欢喜》、《不二》等卖得很好,他却拒绝过分商业化,不要成为类型小说家。然而,如今红极一时的他认为自己已经过了虚夸的阶段。对于各种赞誉,冯唐很淡定:“不必太得意,也不必太慌张,受着就是了。”

  文/记者 曾俊

  写作如醺:从酒里捞出的句子没有束缚

  广州日报:为何你的文字很流畅,但没有明显的故事情节起伏?

  冯唐:没错,生活并不是像劣质电视剧似的有明确的冲突。但实际上,更激烈的冲突是在有条件的取舍和挣扎下发生的,这是小说好玩的一个特点。这种感觉最适合用文字去表达。在恰当的时候读到了这种文字,就会进入那个世界,那里声香味都有。

  广州日报:这种写作风格是你刻意保持的吗?

  冯唐:不需太刻意,这里面没有太多技巧的东西。灵感瞬间流过去。但我往往会先有一个故事线,然后找一个周末空出来,就扩写一章。奇怪的是,我的稿子总是在写的时候会超出腹稿的状态。

  广州日报:喝酒对写作是不是影响很大?

  冯唐:酒是一个好东西,能帮助自己解除一些长期习惯形成的语言、思路的束缚。我发现,没有一点微醺的时候,是不会把平时毫无关联的词放在一起的,而《冯·唐诗三百首》里可能有一半是喝酒之后写的。我可以从酒里捞出几个句子来。

  思海如水:我就像一潭水看涟漪如何绽开

  广州日报:一个人在路上时,你会想什么、做些什么吗?

  冯唐:其实我很少想笔下要写的,而是想今天我又遇见什么事有意思了,这个事应该怎么解决?我觉得自己就像一潭子水,眼睛见的、耳朵听的信息,就像石头扔进来,心就在看涟漪怎么绽开。这是一个享受的过程。可能更多的是无喜无悲,我正在修炼。

  广州日报:每天天南地北地跑,朋友在你的生活中是格外重要?

  冯唐:我觉得朋友还是很重要的,现在到一个地方,总有三四个人你想见。有一句诗叫“相见亦无事,别后常忆君”,就是见面也不一定有什么事要商量,不一定能说出很多精彩的话,只是大家坐一坐,吃东西、喝酒,这是一种需要。

  广州日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冯唐:能够自理的、相对独立的,不要老依赖着我的那种。因为我没时间,有了半天、一天的时间你就不知道自己怎么打发,那我也帮不上你,我也可能的确不能随时在你身边。

  广州日报:有人说你父亲逼着你从小学英文,这也不是自由吧?

  冯唐:他只逼过一次,就是五年级时让我去学英文,但我硬是要看英文原著。我这个人喜欢在一定时间内把所有的精力都搁在一块,把事情做到极致。

  人生如烟: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然后看淡

  广州日报:你的写作经历是怎样的?

  冯唐:非常简单,其实到十六七岁时,看了三四十本长篇小说,自己也想试试,投稿被毙掉了,杂志社也倒闭了,没把稿子给我寄回来。我就把写作这件事彻底忘了。一直到美国念MBA实在太无聊了,然后开始写东西,自己逗自己玩。简单地说,这基本还是自己想表达,尿多了就去趟洗手间的一个过程。

  广州日报:做医生和企业管理,对你现在的写作有什么帮助吗?

  冯唐:第一个是科学的态度,另外,就是刚才我跟你说的学医给我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改变。另外,医生和管理都是服务性的专业,你的价值和收入是通过帮助别人来实现的,所以应该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

  广州日报:从医的经历告诉你看人生要淡一点?

  冯唐:当医生会看淡很多东西,多少大奸大滑、大富大贵的人到最后也躺在床上了。早知道这样,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去争名夺利都不值得。我在周末会故意留出半天专门读一本书,哪怕和活人去聊聊天,都很好。

  四十不惑:有自知之明想法尽量简单

  广州日报:你的微博签名是“其实我是个诗人”,相比小说家和散文家,你更认同诗人身份吗?

  冯唐:写诗是一种生活态度,诗更代表一种自由、一种直白、一种简洁。

  广州日报:你觉得自己需要向类型作家靠拢吗?

  冯唐:我希望还是跟着自己的爱好走,想写点什么就写点什么,大家不爱看就算了。

  广州日报:怪力乱神三部曲的第一部已出版,第二部什么时候出?

  冯唐:《天下卵》写权力斗争,第三部《安阳》写科学和人类社会的产生,但我想缓一阵。

  广州日报:文艺女青年都很喜欢你的书,但一部分人觉得不能多读,你怎么看?

  冯唐:事实上,有些女生特爱读的东西我也读过。坦率地讲,我发现自己还是没喜欢上。她们有时候会潜意识地沉溺于一些情绪,就想揪着、拧着、拐着,而我写东西更喜欢的是“棒喝”。

  广州日报:你在微博上推荐自己喜欢的一些作者、作品,甚至引起各种议论。对此,你会在意吗?

  冯唐:首先,我体会到的是,这个时代的公众缺乏常识。哪怕你说的是真理,也会有人冒出来说不是。所以,我会尽量地简单。只有这样才能相对地摒除外界的影响。我已经“四十不惑”了,应该知道自己哪些地方强、哪些地方不强,不用把自己弄得跟个神似的。虚夸反而是没信心、自恋的一种表现,那个阶段我想我应该过去了。

  冯唐小档案

  原名张海鹏,1971年生于北京。1990年~1998年就读于协和医科大学,后获临床医学博士。现为华润集团战略管理部总经理。已出版长篇小说《万物生长》、《北京北京》、《欢喜》、《不二》,散文集《猪和蝴蝶》、《活着活着就老了》等。诗集《冯·唐诗三百首》。其中,《欢喜》是冯唐17岁时的作品。(据百度资料)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