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杂谈 > 历史杂谈

“二战”幸存者:战后初期德国仍鼓励纳粹进行大屠杀:艺程网

  • 来源:
  • |
  • 2016-03-23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摘要: 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信息中心展出的视频采访  幸存者在采访中既叙述了他们被纳粹迫害的经历,也讲述了他们生活的那个时代,以及二战结束后他们开始新生活的艰辛。大多数采访对象表示,希望他们的讲述能告诉下一代艺程网最新动态及资讯。

希金斯是个职业惯偷,据说从入行以来从未失过手。

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信息中心展出的视频采访

  幸存者在采访中既叙述了他们被纳粹迫害的经历,也讲述了他们生活的那个时代,以及二战结束后他们开始新生活的艰辛。大多数采访对象表示,希望他们的讲述能告诉下一代,不要忘记这段历史,并从他们的经历中吸取教训,让悲剧永远不再发生。

  “对我来说,活着的意义就是陈述这些事实”

  从2007年起,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基金会开始进行《不得不说》项目。接受采访的72名幸存者大多数来自过去德国的东部以及中欧城市,主要是犹太人,也有受纳粹迫害的吉普赛人等,他们均出生于1913年至1942年之间。

  德国联邦议院议长诺贝特·拉莫特表示,“对幸存者来说,叙述这一切要克服无尽困难,因此我们对在这里讲述自己人生和生存经历的幸存者倍加感激。”他说:“每一位被纳粹迫害的大屠杀受害者,都有自己的故事。我们同时也悲痛地感到,每个故事都代表了上百万受害者的声音。”

  幸存者鲁特·米歇尔在视频采访中说:“我有这样的感觉,我不是无缘无故活下来的,我要为此做一些事情。我有责任为那些人说话,那些自己再也无法说话的人。有时候我会想,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对我来说,活着的意义就是陈述这些事实,因为我是同伴中唯一活下来的。”

  “寒冷、饥饿和死亡,在今天看来,这一切都很恐怖和不正常。但对当时的我来说,这已经是正常的现象。我想象不出生活还可以是另外的样子。我忍受着饥饿,我周围的人忍受着饥饿,在我的眼里,全世界都是饥饿的。”幸存者兹维·里克沃尼克在采访中说,“这种经历和记忆,直到今天还一直伴随着我。我总会在家里存放足够多的食物,担心什么时候就不能买东西了。我有一段时间收藏了所有能找到的证件和票据,担心再有抓捕和遣送的时候,我拿不出证件来。直到我妻子发现了我的异常举动,才把那些没用的凭证扔掉。这显然不正常,但是却一直伴随着我。”

  ■现场工作人员用手持无线视频数码设备对《功甫帖》进行放大扫描。  ■拍品原件亮相 6000万像素高清图否定“双钩廓填说”  ■上博称不会改变观点 真伪迷局凸显中国古画鉴定之困  18日下午,上海藏家刘益

  • 标签:
  • 编辑:梦雪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