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近代历史 > 清朝历史

清朝官员不懂经纬被蒙12万平方:www.8nxx.com打不开

  • 来源:中国历史网 
  • |
  • 2016-03-23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摘要:清朝疆域图清末状元外交官洪钧和名妓赛金花在晚清政治中,有两大笑柄,自诩西北地理的洪钧是其中的一位,洪钧也埋头治史过,只是他花重金买来的《中俄交界图》没有实地勘察,就草草拿来勘www.8nxx.com打不开最新动态及资讯。

《清史演义》中在描写英法联军焚毁圆明园时写道:圆明园中火光烛天,一个穿洋装的中国人在导引放火,恒祺问他是谁,他大声道:‘谁人不晓得我龚孝拱,还劳你来细问!’这里说火烧圆明园

 

 

 

清朝疆域图

 

 

 

清末状元外交官洪钧和名妓赛金花

在晚清政治中,有两大笑柄,自诩西北地理的洪钧是其中的一位,洪钧也埋头治史过,只是他花重金买来的《中俄交界图》没有实地勘察,就草草拿来勘定国界,以致中国被俄国蒙走了12万平方公里土地。只是,不仅是洪钧,清朝的文武百官,又有几人知道帕米尔高原的经纬度?《先锋国家历史》杂志载文详叙了中国被蒙走12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始末,以下为原文:

在天下观里,大清朝是“中国”。可在世界观里,地球是圆的,“中国”在哪里?《大清一统志》里的“天下”,在世界地图上,被经纬度瓜分了,“中国”不再居天下中央,而是同世界各国一样,被限定在经纬度里。

在经纬度的世界里,产生了地缘政治,国与国之间的边界,不是大喝一声“试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就能确定的,要坐下来算。

孙子曰:“多算胜,少算不胜,何况无算乎!”

在天下观里自慰的清王朝,在世界观里却无算。

 

到了晚清,西洋潮来,清之应对,远不如明,乾隆帝不如万历帝,林则徐不如徐光启,张之洞“中体西用”,何如徐光启“中西会通”?

洪钧在欧洲呆了三年,混得比郭嵩焘好多了。洪钧知道,像郭嵩焘那样,向西方学习,那是自讨苦吃。还在德国时,洪钧就开始研究元史。为此,洪钧还专门请了一位比利时人,帮他翻译史料。洪钧回国以后,官场应酬之余,就着手写《元史释文证补》。

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力气来研究元史呢?这里面有政治。元以异族入主中原,清亦如此,以元史为正统,还是为异端?牵涉到对大清朝怎么看。

清初经略西北,然其抱负,却非缘起于汉唐,而是来自元史。因此,朝廷提倡研究元史,大凡有点天下观抱负的人,都要懂得西北地理。

当年,林则徐“睁眼看世界”,在天下观里看,看不惯。可林则徐在西北找到了感觉,翻译世界地理,名曰《四洲志》。

“四洲”乃佛家语,以此翻译,又使世界回到天下观里。“四洲”有如四方,有四方必有.中央,以此类推,有“四洲”亦当有“中州”,何谓“中州”?自然以“中国”为“中州”,以“中国”为神州。

林则徐把未竟之稿,托付魏源,而将未竟之业,托付给左宗棠。林则徐看好湖湘人物,以为将来天下,要湖湘文化担待。后来,魏源编著《海国图志》,用天下观写世界地理,左宗棠西征,坐实了西北地理。

可惜了西征,半路而止,其丰功伟绩,还是不如元史。在新疆伊犁之西,科布尔之南的帕米尔一带,中俄之疆界,久不分明。洪钧讲西北舆地之学,最弄不明白的便是这里,不能言其究竟。

出使俄国时,有人拿出一张中俄国界图来,山川道路,条列分明,洪钧喜出望外,以为找到了划分边界的证据,当即出重金,买下地图。

请人译成中文,在德国柏林印书局刻印,报送总理衙门。总理衙门也很高兴,以为找到了划分中俄边界的凭证。

谁知俄国人在国界图上,对帕米尔高原一带做了手脚,洪钧没有看出来,因而铸成大错。洪钧像蒋干盗书一样,偷偷摸摸的行径,送了洪钧一命。

洪钧回国后,在总理衙门行走,有一天,英国公使来了。气冲冲问道:何以好端端的,要割地数百里给俄国?

洪钧不知所云。后经英国公使解释,才知俄欲以帕米尔南窥印度,与英冲突。英国认为,如帕米尔仍属中国,形成缓冲,俄国就不能南下。

总理衙门奉命,查明了原因,就向俄国公使提出抗议。不料,俄公使却取出那张洪钧译制的“中俄交界图”,正是在那份地图上,帕米尔被划入了俄国疆界。洪钧又气又恼,羞愤交加,病倒了。

晚清政治,有两大笑柄,一是张佩纶好谈兵,却闻战逃命。另一就是这位洪钧,自诩西北地理,却找不到“北”在哪里。

可满朝文武,又有几人知道帕米尔高原的经纬度?谁知勘定国界,最终要划分经纬度呢?经纬度上略微偏移,在地面上一划就是几百公里。

就算洪钧上了俄国人的当,可朝廷呢?那么多饱学之士,谁又能发现图上有错误?如果不拿这张国界图,朝廷还真不知要拿出怎样的疆舆图。

大家都骂洪钧糊涂,可骂洪钧的人里面,有几人真的清楚?

 

明朝人是看世界的,利玛窦来时,就带来了世界地图,还教会了明朝人怎样划分经纬度。纬度,中国人早就懂了,而经度,是利玛窦教的。

谁知,到了清朝,这些都成了亡国的经验教训,被统治者忘了。本来大清朝在《大清一统志》里高枕无忧,可没想到,还是中了夷人的招。

薛福成是明白人。洪钧从德国回来时,薛福成刚好要去英国,出任驻英国公使。薛福成在稿本上有一段话,说清楚了帕米尔高原上那块地的经纬度。薛福成说那块地,纬度“自赤道北纬三十六度四十五公分起,三十九度四十五分止”;而经度“居京师西四十度五十三分起,至四十七度零八分止”。在地上勘出来,有纵三百公里,横四百六十余公里的面积。

当时,熟知洋务者,除了曾纪泽已死,就是这个能说清帕米尔高原之地经纬度的薛福成。而洪钧办外交,不过是以西北地理,来滥竽充数。就像那个成语故事的结局一样,洪钧栽在他的滥竽——西北地理上。而薛福成针对西南一隅——滇缅边境,同英国人进行的谈判却成功了。

1890年6月,薛福成在驻伦敦使馆打开一叠五年前的卷宗,那是当年曾纪泽奉命与英国外交部交涉的纪录。交涉时,英国曾表示:

一是,英国不会侵占靠近中国国境的缅甸地区;

二是,让滇缅边境上的大金沙江作为两国公用之江;

三是,让中国在大金沙江西的八募附近立商埠、设税关。

可次年正式签订的中英缅甸条约,没有将英国的三点表示列入。薛福成认为,英国这样做,是想否认过去的三条协议,有入侵滇缅边界的意图。

为此,薛福成照会英国外交部,重申五年前中英双方的三条协议,并要求英国履行中英缅甸条约中,每隔十年英驻缅官员要派人向中国朝贡的条款。

1891年3月,薛福成向朝廷上疏,建议主动提出滇缅界务、商务谈判,并自荐为中国代表。然而,过了一年,才提上议事日程,朝廷同意薛福成的建议。

英国在缅甸的商人,急于同中国通商,薛福成因势利导之,指出,若不划定边界,滇缅之间的商务断难开办。英国为了商业利益,同意进行划界谈判。

果如其预料,英国送来的划界备忘录,否认了原来的三条协议,甚至要将整个中缅界线,完全推至中国境内,薛福成援引国际公法,力争!

薛福成指出,大金沙江两岸绵延数千里山地,乃“不缅不华”之地带,按照国际公法,应由两国均分,因而中缅边界,要以大金沙江为界。

1894年3月1日,中英两国签订了《续议滇缅界务、商务条款》。此次谈判成功,可谓破了天荒,光绪皇帝夸曰:“薛某办事甚好。”

中英谈判期间,洪钧正被中俄边界问题纠缠,而病入膏肓。

那时,正值中俄两国边界谈判,俄国公使拿出他当年在德国印制的国界图,一口咬定这张中国印制的中俄国界图上显示帕米尔高原属于俄国。谈判对中国方面不利,因此御史杨宜治向朝廷参了洪钧一本。

洪钧在欧洲,埋头治元史,回国以后,以兵部侍郎,到总理衙门“行走”。在朝廷,皇帝跟前,叫“行走”,而俚语曰:跑腿。跑腿,好累!

计划要写三十卷的书,只写了二十卷,还有十卷在腹中酝酿,就投笔了。可当初,为写此书,洪钧到处收集资料,在欧洲埋了三年头。为证补元史,亦为经略西北计,洪钧花重金买了一张《中俄交界图》。起初,洪钧自以为得计,可谁知,就是这张图,使洪钧在世界屋脊迷失。

从“埋头”治史,到投笔“行走”,洪钧真的急了!那张交界图,即便作为治元史用,也要考据,何况用来划分国界?洪钧没有实地勘察,栽了!

现存的《元史译文证补》,题吴县洪钧著,系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陆润庠的刻本,三十卷,其中十卷,有目无文,可见此稿未成。

洪钧用“译文”,即外国史料,来“证补”《元史》,可见其学术视野,已具有世界性。但洪钧的立场,却是天下观的,仍囿于中体西用——以《元史》为“体”,以“译文”为“用”,做“证补”用,取彼国史料,证补元史。

洪钧死了,仁慈的光绪皇帝,没忘了夸他一句“学问优长”。皇帝没有提起“经纬度”,人都死了,没必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摘自《先锋国家历史》

 

到了晚清,西洋潮来,清之应对,远不如明,乾隆帝不如万历帝,林则徐不如徐光启,张之洞“中体西用”,何如徐光启“中西会通”?

洪钧在欧洲呆了三年,混得比郭嵩焘好多了。洪钧知道,像郭嵩焘那样,向西方学习,那是自讨苦吃。还在德国时,洪钧就开始研究元史。为此,洪钧还专门请了一位比利时人,帮他翻译史料。洪钧回国以后,官场应酬之余,就着手写《元史释文证补》。

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力气来研究元史呢?这里面有政治。元以异族入主中原,清亦如此,以元史为正统,还是为异端?牵涉到对大清朝怎么看。

清初经略西北,然其抱负,却非缘起于汉唐,而是来自元史。因此,朝廷提倡研究元史,大凡有点天下观抱负的人,都要懂得西北地理。

当年,林则徐“睁眼看世界”,在天下观里看,看不惯。可林则徐在西北找到了感觉,翻译世界地理,名曰《四洲志》。

“四洲”乃佛家语,以此翻译,又使世界回到天下观里。“四洲”有如四方,有四方必有.中央,以此类推,有“四洲”亦当有“中州”,何谓“中州”?自然以“中国”为“中州”,以“中国”为神州。

林则徐把未竟之稿,托付魏源,而将未竟之业,托付给左宗棠。林则徐看好湖湘人物,以为将来天下,要湖湘文化担待。后来,魏源编著《海国图志》,用天下观写世界地理,左宗棠西征,坐实了西北地理。

可惜了西征,半路而止,其丰功伟绩,还是不如元史。在新疆伊犁之西,科布尔之南的帕米尔一带,中俄之疆界,久不分明。洪钧讲西北舆地之学,最弄不明白的便是这里,不能言其究竟。

出使俄国时,有人拿出一张中俄国界图来,山川道路,条列分明,洪钧喜出望外,以为找到了划分边界的证据,当即出重金,买下地图。

请人译成中文,在德国柏林印书局刻印,报送总理衙门。总理衙门也很高兴,以为找到了划分中俄边界的凭证。

谁知俄国人在国界图上,对帕米尔高原一带做了手脚,洪钧没有看出来,因而铸成大错。洪钧像蒋干盗书一样,偷偷摸摸的行径,送了洪钧一命。

洪钧回国后,在总理衙门行走,有一天,英国公使来了。气冲冲问道:何以好端端的,要割地数百里给俄国?

洪钧不知所云。后经英国公使解释,才知俄欲以帕米尔南窥印度,与英冲突。英国认为,如帕米尔仍属中国,形成缓冲,俄国就不能南下。

总理衙门奉命,查明了原因,就向俄国公使提出抗议。不料,俄公使却取出那张洪钧译制的“中俄交界图”,正是在那份地图上,帕米尔被划入了俄国疆界。洪钧又气又恼,羞愤交加,病倒了。

晚清政治,有两大笑柄,一是张佩纶好谈兵,却闻战逃命。另一就是这位洪钧,自诩西北地理,却找不到“北”在哪里。

可满朝文武,又有几人知道帕米尔高原的经纬度?谁知勘定国界,最终要划分经纬度呢?经纬度上略微偏移,在地面上一划就是几百公里。

就算洪钧上了俄国人的当,可朝廷呢?那么多饱学之士,谁又能发现图上有错误?如果不拿这张国界图,朝廷还真不知要拿出怎样的疆舆图。

大家都骂洪钧糊涂,可骂洪钧的人里面,有几人真的清楚?

一清雍正六年(1728年),雍正皇帝谕令福建、广东两省推行汉民族共同语(旧称“官话”)。俞正燮《癸巳存稿》之“官话”条载:“雍正六年,奉旨以福建、广东人多不谙官话,著地方官训导,廷臣议以八年为限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