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古代历史  夏商历史

市安丘75岁古稀老人续族谱尽心竭力投入

  • 来源:互联网
  • |
  • 2019-05-15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姓氏族谱是中华民族文化发展过程中的珍贵历史资料,极具参考价值。水有源、树有根,查明根源、理清世系,从而发扬族风祖德,激励子孙奋发图强、建功立业,为后人示范,意义实在深远。安丘辛氏族谱老谱修于乾隆三十六年(1771),共26卷本。从2002年起,辛培芳老人在其他族人的鼎力相助下,开始了浩繁的族谱续修工程,从九年(1920)开始续修,目前,支谱多以修完,但汇编成总谱的工作尚待完成。今年75岁的辛培芳已力不从心,急于找到可靠之人托付续谱之事。

  辛培芳生于1938年,安丘市郚山镇河西村人,原安丘邮电局退休干部,现居安丘市区。

  聊起续族谱的事,就不得不先说安丘辛姓人的来源。辛姓起源于莘国,祖辛甲。《元和姓篡》记载:“姒姓,夏后启别封于莘,子孙去草为辛,遂为辛氏。”太史辛甲,文王封之于长子,相传上古时居住在山东。据史料,其望族居陇西郡(今甘肃、巩昌、泰州一带)祠堂号“五龙堂”,山东莱阳、青岛、安丘、潍县、曹县一带有辛氏。明洪武三年,辛氏一小部分由小云南乌撒卫大乐四村(现贵州省威宁市)迁至山东莱阳黄崖村,依附先有辛姓。先辛后式微,转依后辛。

  安丘历史上的辛姓名人,当数辛氏六世祖大司马公辛应乾,安丘父老爱以“辛侍郎”称之,今大盛镇人。大盛镇辛姓立村者为四世祖辛睿,为王府教授,赠通议大夫,兵部左侍郎。五祖辛礼(辛应乾父)四封赠至通议大夫,兵部左侍郎。五祖辛乐为洛阳训导,开封府教授,擢榆次县令。

  辛培芳老人退休后,在紧邻牛沐村的河西村老家居住,有段时间,临朐、沂水等地搞族谱的,都来河西查材料。牛沐村辛克友保存着一本辛氏老族谱,拿来给辛培芳看。最先是老伴先着辛培芳修族谱,她说:“克友大叔光知道保存,你退休了没事,续谱吧,闲着也是闲着。”

  次日,老伴先去问邻居们,都说行,辛培芳便在家写出书、提纲,设计表格,打印好后挨家发,墨黑、小洼、辛崖头等村都是走着去送的。辛家老族谱目前还有15部,续谱工作是从九年(1920)老谱的基础上往后续的,各支谱从十二世开始,全是他亲自或组织人搞的,多时60多人,费用是个不小的开支,但辛培芳从未问人要过钱,搬到安丘城住后继续做续谱工作。

  目前老谱、支谱有了,需要搞成总谱,工作量非常大,光墨黑一个村的就有多家支谱,现在需要有人把前十一世的和后来的各分支串起来,校对好、编纂为大谱。忙活续谱期间,来人,烧水、做饭伺候都是老伴的事,打电话吩咐儿女打印、复印等也是老伴的事,一家人全都跟着忙活。

  面对浩大的支谱汇编成总谱的工作,辛培芳现在犯愁了,他觉得自己年事已高,怕不能很好地完成整个家族的修谱大事,很想把忙活了10多年的手里这些材料交出去,交到一个能够担当此任的人手中。守着床上摆放的一本本他自己亲自整理、誊抄的资料,辛老坦言:“姓辛的到了哪里都是自己的家,实在得很,我到沂水、临朐、昌乐都是这样,去了都是热情接待,所以续谱这件事能搞起来。我年纪大了,精力体力都不行了,想把这件事交出去,希望有能有为之士担任总编,别再后拖了,几年、十几年、几十年之后还能有几人?”辛培芳着急地说。

  笔者看到,在辛培芳家里,挂着明朝大臣辛童在职时画像的照片,是昌乐南亮辛童家后人相赠。辛童,字吉卿,牛沐里(今属安丘大盛镇)人,明朝嘉靖壬辰(1532)年春以第二甲42名中进士,先授官刑部主事,历官员外郎中,升山西佥事,后改任山西左参议等职。从宋代起,安丘共101名学子跻身进士行列,其中老辛家有两位,即辛童和辛应乾。看到辛童的画像,笔者自然说起辛应乾。辛培芳说,辛永乾的画像,可能还在辛永功的后人手中。

  辛应乾(1521-1593)原名子厚,号顺庵,牛沐里(今属大盛镇)人,为官后迁居安丘县城南门里,明中期大臣。嘉靖41年(1562)中进士,任长治县令。在任上,他除“青羊盗”,保境安民,受到百姓的爱戴,因此升他为潞安(今秦皇岛)知府一职,期间主持修建了秦皇岛第一间书院--北平书院,后因功屡次升迁。任山西布政使(巡抚)时,传出了“一日三西”的佳话(与马文炜、韩必显三人同时晋升山西、江西、陕西巡抚)。任职期间,发展生产,整饬军备,加强雁门关等长城沿线边防,山西军民官绅皆对其赞誉有加。张居正实行一条鞭法期间,辛应乾主持丈量了山西土地田亩状况,著有《山西丈地简册》。后来辛应乾官至南京兵部侍郎。告老还乡之际,他被万历授予兵部尚书一职,牵其手百般挽留,辛应乾坚辞,婉谢帝恩,据说这一幕当时被画师描绘了下来。辛应乾著有《三命全书》《录》《官迹图》等书。明万历21年(1593)病故,葬在安丘西近戈庄。

  听老家上了年纪的人讲,抗日战争期间,辛侍郎的影(画像)还在,后落于辛永功手中。辛永功,祖籍大盛镇申明亭,原杂牌军山东保安第四团(俗称辛四团)团长,属济南战役中的起义投诚人员,终因一方功不抵过而被人民,辛应乾画像从此没了踪影,下落不明。

  今安丘市大盛镇牛沐村西岭,岭顶早些年有建于北宋年间的瑞应寺,又称牛沐书院、牛沐寺,自宋至明,多次得到修缮扩建,至明嘉靖年间已形成了三进院落的宏大规模,香火旺盛。安丘县城东门城楼上悬挂一口高约六七尺的巨钟,与城西80里地的牛沐寺内巨钟为同炉铸成。每当牛沐寺僧撞钟时,县城东门的巨钟即嗡嗡作响。明成化年间,时任安丘知县的陈文伟在遍览安丘山水形制后,赋得《总咏安丘八景》诗,中有“牛沐钟声隐隐来”一句。“牛沐钟声隐隐来”由此成为古安丘八大景之一,牛沐寺与牛沐钟的传说也被列入市第二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辛应乾小时候就是在牛沐寺(牛沐书院)读的书。

  大盛镇去年以来致力于打造牛沐钟声文化生态园,辛培芳撰写的材料应该很有参考价值。他小时候常来此地拾草砍柴玩耍,对于寺内的一些事情印象很深。辛培芳说瑞应寺多时曾有一百多,庙内有高大的汉白玉塔,出安丘城,西望可见塔尖,1958年被砸了,还有七八十座历代留下的碑。寺内各大殿在什么,宿舍、塔碑在什么他都记得。再是五棵宋朝时的大黄杨,粗细数足够两人搂,钟就挂在大树上,“”时期让木业组伐了做了家具、农具。寺内有大井,提水的井绳有一大抱,可见之深,传说井内有大蛇寄居,小们趁主持不在家,捞出来煮着吃了,老回寺闻香问由后捶胸顿足,牛沐寺遂逐渐败落,至“”期间彻底毁掉。牛沐岭附近村如寺前(原名争子沟)、后沟等庄,留有很多关于的传说。

  牛沐岭山会、瑞应会都是农历四月初八,为安丘西南部地区最大的庙会。四州八县的香客四月初七就都提前过来,不然会没地方住。辛培芳叹息道:“牛沐寺保留下来,至少会与雹泉大庙齐名,安丘的旅游文化产业会做得更好,当地人会更富。”

  辛培芳夫妇共育有六个子女,均事业有成。两位老人常常很忙,辛培芳现在是城里两支老年戏迷队的琴师,拉京胡、二胡的高手,有时自己也唱,才艺是家传的,老父亲曾是老中医,精于二胡。老伴是安丘“佳和”老年歌舞队的台柱子,她们六个人的一个节目,在表演得过一等。“佳和”老年歌舞队在圈里很有名气,以秧歌、腰鼓为主,一些大型活动都少不了她们的身影。

  老伴擅长绣大大小小的成对心形荷包,一针一线纯手工,非常精美,亲朋好友都非常稀罕,送的人和收藏的人很多,远的还把荷包带到了美国。张老还非常喜欢养花弄草,尤喜梅花。

  辛光美先生曾在任美术教授,是位不折不扣的画家,早年退休回安丘城里朱田戈定居,擅长画梅。张老求得其雪梅一幅,视为家中一宝。辛光美老先生目前在安丘市老年大学教作画,安丘市兴安街道辛家窑村的那一支辛氏族谱就是他编的。

  1、山东电视属21个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电视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