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古代历史  夏商历史

冬虫夏草竟然根本不抗癌?那些年我们相信过的保健品故事……

  • 来源:互联网
  • |
  • 2019-05-15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冬虫夏草被了许多年,据说不仅保健,还有抗癌功效。然而中科院植物生理学家最新发表的研究却表示,冬虫夏草其实根本不含有它所说的那些抗癌成分……

  被大力宣传了那么多年,估计已经没有多少人不认识冬虫夏草这一“神奇”的药材了——在诸多广告中,冬虫夏草一直以来都被宣传为“软黄金”,保健功能多多,能提高免疫力,能补肾,甚至还能抗癌。

  而随着宣传效果增多,其价格更是一走高,甚至卖到了每公斤十几万……直到后来因砷含量较高等原因引起了争议,国家食药监总局2016年明确发布《消费提示》,表示长期服用冬虫夏草有“较高风险”后,其热度有所冷却。

  如今,这个价值数百亿元的虫草产业,又收到了一个坏消息:最新研究发现,冬虫夏草其实并不含有它所称的抗癌成分——

  国际知名科学《细胞》子刊《化学生物学》在线近期发表了中国科学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王成树团队完成的研究,认为根据基因及产生模式,冬虫夏草不可能含抗癌成分虫草素和喷司他丁(Pentostatin),相反,广泛分布、价格低廉的蛹虫草却含有喷司他丁及虫草素成分(喷司他丁是一种抗白血病药物,26年前即获准在美国上市),并指出虫草素含量过高时会在真菌中引起细胞毒性。

  现在说到虫草,多数人的认知应该都是下面这个高贵又稀有的品种:冬虫夏草,特指麦角菌科冬虫夏草菌的子座及其寄生蝙蝠蛾科昆虫冬虫夏草蝙蝠蛾幼虫尸体的复合体。(其他的500多种类似品种都只能称作虫草)

  作为一种“冬天是虫,夏天是草”的神奇生物,更作为其中最受瞩目的“贵族”品种,冬虫夏草会受到如此追捧似乎并不奇怪。可事实上,从被人认知、大规模使用的历史来看,冬虫夏草是一种非常“年轻”的药材,甚至在著名的《本草纲目》中亦不见记载。

  今天能看到的关于冬虫夏草最早的记载来自乾隆二十二年(1757)成书的《本草从新》:“冬在土中,身活如老蚕,有毛能动。至夏则毛出土上,连身俱化为草。若不取,至冬则复化为虫。”而根据《中国药典》(2015版),冬虫夏草的功能主治为:补肾益肺,止血化痰。用于肾虚精亏、阳痿遗精、腰膝酸痛、久咳虚喘、劳嗽咯血。这一描述与《本草从新》相差无几。藏医药典《甘露本草》中关于虫草的功效也只有一句话:“强身,补肾,用于治疗肝胆系统疾病。”

  听起来还是很有依据,但作为贵族,光能强身补肾怎么够?!来些高端点的效果吧!要不干脆……抗癌?

  1951年,科学家卡宁厄姆从在蛹虫草中分离出了虫草素,虫草素化学名称叫3-脱氧腺苷,3-脱氧腺苷能够核酸的合成,所以在理论上可以肿瘤的生长。

  于是乎,多年来一直有研究者试图在冬虫夏草中寻找虫草素,并没有发现可靠的。而就在“找”的这段时间里,它的身价翻上了天:

  60年代,在1千克冬虫夏草可换两包单价3角钱的香烟;70年代,在青海、,冬虫夏草的国家收购价为每千克21元。1974年,在青海省果洛州,不管什么品相的冬虫夏草的价格都是28元/千克左右。从70年代到今天,冬虫夏草价格上涨了万倍。

  这么多年过去了,尽管冬虫夏草的身价一飞涨,但它的身份一直成迷:是食品?药品?还是保健品?除此之外,关于其功效的争议,更是数不胜数。

  1990年代,中国女子中长跑的“马家军”横空出世,惊呆了全世界。马俊仁运动员们的饮食秘诀“鳖精”和“虫草”,引起了国内外的研究与关注。然而悉尼奥运会前夕,马家军突然放弃了参赛,更让对马俊仁的“鳖精虫草说”充满质疑,此后对虫草的研究兴趣也逐渐消退。

  研究兴趣虽然消退,但资本却已经运作了起来,例如著名的“极草”,就发明了“破壁”“压片”等技术,使得“吸收率提高几倍”“可以含着吃”。在强大的宣传攻势下,其产品的价格被推到了远超黄金的地步,每年的销售额高达几十亿。

  后来也有职业打假人王海送检了极草产品,结果是“未检出虫草素”。王海通过自平台发布了该结果,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实际上,此前已经有科研机构检测得到了同样的结论,可惜没有被公开发布。而王海这次打假的最终结果是,极草的生产商把王海和自平台告上法庭,而该生产商所在地的法院以“未检出不等于没有”为由,终审判决王海败诉。

  到了2016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组织了对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的监测检验,发现其中的砷含量为4.4~9.9mg/kg,严重超标。食药监总局还对此特别发布了提示,认为“长期食用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等品会造成砷过量摄入”,“存在较高风险”。

  根据过往报道,虫草产地玉树州治多县的藏药师青梅然曾表示:“虫草往往只发挥药引的作用。在青海省藏医院数百种复方药物中,只有一种制剂用到了冬虫夏草。”中医药大学中药生药系主任张贵君也表示,在传统中药配方中虫草用得很少。作为保健品的话,效果实在存疑。

  此外,在保健品行业中,还偶尔(?)会有给生产商产品里“加料”——中国工程院院士终南山曾表示,他此前送检一款“金虫草双参胶囊”,其所的壮阳功效实际是通过添加西地那非(伟哥)实现,而且含量比正的伟哥“万艾可”还要高出一倍。在临床上,摄入如此剂量的伟哥,有一定的风险诱发心脏异常甚至心源性猝死。

  此外,虽然这次研究中了蛹虫草中含有虫草素和喷司他丁,但把蛹虫草当保健品吃的话,依旧不靠谱!

  从原理上讲,癌症的本质是癌细胞不受的增殖,蛹虫草中的虫草素则可以干扰细胞DNA的复制过程,癌细胞的旺盛。然而,根据此次研究的,虫草素含量过高时反而会引起细胞毒性,真菌会启动解毒机制,将虫草素脱氨,降解成不具活性的3-脱氧肌苷,失去效力。而且,对于没有癌症的人来说,虫草素可能干扰正常细胞的活动。

  在A股市场上,其实还有一支纯正的“虫草概念股”,也就是此前提到的“极草”生产企业——青海春天。

  2015年,仅青海春天一家虫草企业,就在冬虫夏草的宣传上投入了3.28亿元,同期公司的研发投入只有区区800万元。在广告的带动下,“极草”销量暴涨,青海春天一举创下超20亿元的营收规模。

  2016年,在食药监总局在发布《消费提示》后,青海春天旗下主营产品冬虫夏草粉片“极草”的生产也被叫停,青海春天致命打击,2016年净利润同比增长率为-31.49%。

  国内极草停产后,青海春天也向海外转让了冬虫夏草纯粉片专利等。有报道称,目前澳门地区被授权方已获得批文准予生产与销售,据称极草纯粉片已在当地上市销售。青海春天紧急布局投资业务。2016年公司设立霍尔果斯恒朗和霍尔果斯创罗两个投资平台。今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对外投资总额达到5.3亿元。

  从半年报也可以看到,公司已经开始转型,今年上半年其营收超过六成来源于子公司的广告业务。(对此,有网友吐槽称,这转型很合适,中国的保健品厂商都是广告大师。)

  @KK_aDa:中医没癌症这一概念,这是西医的范畴,中药材说抗癌基本都是别人编的。

  @唐博志:想起我父亲当年化疗手术后,天天和母亲在计算每次中药中的虫草用量。或者后来复发也是因为中药的原因。所以我都在尽量宣传中药的害人,可惜大家太深,没什么作用。。。。中药真有用,早就提纯研究了,比如青蒿素。没用才要各种

  @翻滚的马里奥:冬虫夏草的确被炒的虚高,但是从来没说抗癌,虫草酸是一个人意淫出来的本来含量就不多,这个所也只是证明没有喷司他丁。这个啊…… 还是补剂 当补药就行。

  @九年做梦:中国人除了股票炒不起来,什么都能炒到天价……藏獒、普尔茶、茅台酒……

  @八月的周日:别黑中医 商人愿意炒作有钱人愿意买而已。不炒这个还会有别的。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