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外历史  朝鲜历史

下注时刻:东北亚历代古国的战略发展方向选择

  • 来源:互联网
  • |
  • 2019-04-29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下注时刻:东北亚历代古国的战略发展方向选择  美丽富饶的东北亚大地,是远东名副其实的“文明的十字口”…

原标题:下注时刻:东北亚历代古国的战略发展方向选择

  美丽富饶的东北亚大地,是远东名副其实的“文明的十字口”。对龙兴于白山黑水的一个个古国而言,如何选择发展的方向是重大问题。他们当中有的决定自己星辰大海,有的则因为失误而悲伤的逆流成河。

  东北亚地区的四周被燕山、大兴安岭、小兴安岭与所环绕,中央则是丰饶的松嫩平原与辽河流域。连绵的丘陵山地、丰沛的降水与较为寒冷的气候,令其拥有了让华北平原的农人与蒙古高原的牧民所无法想象的肥沃土壤和森林资源。故而与周边相比,她在地理上是有自成体系的充分条件。

  独特而优越的地理条件,使东北地区的先民能够地将农业生产、家畜养殖同渔猎活动结合起来。尽管中原人总将所有北方邻居统统视作游牧民族,东北之“夷”却往往在养家糊口的手段上,和“华夏”而非“北胡”更有共同语言。

  历史上,东北曾被欧洲人视作鞑靼利亚的一部分。所以,在明末清初的传教士乃至马戛尔尼使团的笔下,满人常被称作鞑靼人。时至今日,亦有学者延续这一思维,将东北视作“内亚”的一部分。

  然而,东北毕竟不是欧亚的内核而是其极东。当地土著的生产生活方式也与从事畜牧业、长途贸易或绿洲农业的内亚居民存在差异。受寒冷气候的,广袤的东北大地,只有南部的辽河流域、地与松花江上游能够孕育古国。

  这里看似封闭,却实为多种文明的交叉口。中原汉地和蒙古草原的文化自然对其影响颇深。就连西亚的阿拉米文,也一东传,依次演变为粟特文、回鹘文、蒙古文,最终成为今日的满文字母。

  在此诞生的诸多古国中,虽有巨大的发展潜能,但作为其第一桶金的人力资源与物质财富,却远未雄厚到可肆意挥霍的程度。野心勃勃的君王们,必须审慎选择未来的发展方向,力争在强敌环伺的下,用手头不多的本钱换得最庞大的家业。摆在他们面前的是四条:东进朝鲜半岛、北拓流域、西征亚洲腹地或南下中原。

  汉代时就已在鸭绿江北立国的高句丽,选择将本钱押到朝鲜半岛上。毕竟小赌怡情,区区一个半岛,怎会把人套牢?且其自然也适合人居。更何况,汉魏帝国、鲜卑部族都与高句丽谈笑风生过。用本国的具装骑兵,去仍住在半地穴式建筑里的三韩“霍比特人”,焉有不胜之理?

  公元427年,抱着上述乐观态度的高句丽长寿王,选择迁都平壤,把本国的发展重心彻底挪到了朝鲜半岛。此时的北魏尚未统一黄河流域,而未来蒙古高原上的超级突厥人,也还只是柔然麾下的锻奴。主编了《中国历史地图集》的著名学者谭其骧先生,将此举视作高句丽由中国史上的少数民族变为外国的标志,足见其重大意义。

  但感觉十分良好的高句丽贵族们,其实是主动掉进了巨坑之中。朝鲜半岛虽体量不大资源有限,但南北纵深却不短。加之地形破碎多为山地,要将其彻底征服并非易事。从鸭绿江杀到半岛南端,相当于从幽燕打到淮北,作战距离堪比“入主中原”,而所获回报却远少于后者。

  由于三韩处在文明径的更下游,高句丽虽有些技术优势,却也很难从对手那里学到新知。土鳖落后的新罗、百济,虽十分容易向称臣,但仍会在的面前抱团、拼死不约。

  结果,高句丽在拿下汉江地区后,就陷入江局。进入公元六世纪,当时的东亚仍处在状态,没有精力来经略东北。高句丽就已在半岛拉锯战中,既失去了主动权、又失去了战略价值极高的汉江流域。

  至此,这个国力大为损耗的小强,只能一边对新罗百济无穷无尽的疲于应对,一边对东亚方面与日俱增的坐以待毙。

  公元7世纪,倾国而来的隋军,实际上已经敲响了高句丽的丧钟。随后在唐帝国与新罗的联手打击下,这个存在了700年的古国轰然倒下。数以十万计的高句丽遗民被掠入中原,其中不少人沦为奴婢。他们在唐律下过着比东罗马帝国的奴隶还要悲惨的生活。

  若高句丽的历代先王泉下得知,一定会悔不当初吧。毕竟连灭了本国的大唐也最终撤出了朝鲜半岛,何况是当初的自己呢。

  由于唐朝尚需和吐蕃、突厥、契丹等强敌周旋,所以在摧毁高句丽后,将管辖其故地的安东都护府内迁至辽西甚至幽州。这使东北亚陷入真空状态。靺鞨族粟末部首领遂应时而起,在今敦化一带建立起渤海国。

  这个对梭哈、炸金花一类游戏深恶痛绝的“海东盛国”,做出了一个奇妙深刻的战略抉择—待在东北,大力北上开拓黑水靺鞨地区。

  渤海国自然有这么做的理由。除了同文同种的北邻,不论大唐、新罗还是突厥、契丹,似乎哪个都得罪不起。更重要的是,根据学者沙弗库诺夫的考证,当时存在一条从经南西伯利亚直达中亚河中地区的“黑貂之”。偏居一方的渤海国,足不出户,就能通过向北拓展跟外伊朗地区连上网线。

  从第二代国王大武艺开始,纵使中原被安史之乱搅得天翻地覆,渤海国也未大举南下,而是坚定不移地北进了一百年。兴凯湖以北和以东的铁利、拂涅、虞娄、越喜等部族,皆被其纳入版图、设置州县。连整个国家的中心,也从敦化,北迁到了今宁安一带的龙泉府。这座在当时生机勃勃的都城,就是令九百年后的清朝官员闻之丧胆的苦寒之地-宁古塔。

  尽管疆域有所扩大,历代渤海王却不改种田流玩家本色。考古人员,都曾发掘出渤海国生产的颇有技术含量的大型农具。位于今俄罗斯乌苏里斯克的率宾府,俨然是当时新兴的农耕区。龙泉府所在的中游,更是被开辟为水稻种植区。西北边境重镇鄚颉府,则是养猪业中心。

  近乎一朵安静的美男子的渤海国,还同隔海相望的日本对上了眼。为此,处在图们江下游、面向日本海的今珲春地区,成了渤海国的“东京龙原府”。两个死宅的关系一度腻歪到了“亲仁结援”的紧密程度。

  然而东北亚毕竟是危机四伏的用兵之地,容不得渤海国这个佛系青年继续种田下去。英武善战的契丹人最终了渤海国的小确幸。由于气候转冷等原因,之后的东北再也没有把经营重点放到北方。而中游再次大规模种植水稻,已经是晚清的事了。

  攻灭了渤海的契丹,其共同体形成于东北西南部的松漠地带。作为刚健勇武的东北亚山民,她虽仍会在冬春时节举行大规模的破冰捕鱼活动,并从事农业生产,却已十分近似于内亚的游牧部族。这使得契丹帝国选择了异于前人的发展方向,并取得了更加辉煌的成就。

  在吞并燕云十六州后,契丹一度试图放手一搏入主中原。却因准备不足、政策失误而退了出来。此后辽朝基本满足于从中原王朝那里打秋风、收岁币,而将扩张重点转移到了西面。

  看似荒凉的蒙古高原,在当时却是远东和交流的重要通道。就连教的分支聂斯托利派,都在蒙古草原上有一个“契丹”。向西发展无疑能使辽朝获得更多来自的文化输入。而草原上的游牧部落,若能为己所用,就能成为优质的兵源。连当年的天可汗唐玄都告诉子孙,“西北诸胡,吾抚之素厚,汝必得其用。”可若不能加以控制,他们就反会成为巨大的潜在。

  公元994年,上述原因促使契丹在玩了出真正的“穆桂英挂帅”。他们以萧太后的姊妹萧胡辇为统帅,大举西征。经过一番苦战,契丹不仅开疆数千里,还在乌兰巴托一带的蒙古高原腹心区域,修筑起前哨可敦城。

  在同宋朝订立澶渊之盟后,辽国仍未停止向西用兵。他们一度征讨甘州回鹘,甚至还在公元1013年越过额尔齐斯河,同内亚的喀喇汗王朝打了一仗。此后辽朝一直努力维持着对蒙古高原的控制。

  西进策略的成功,使契丹攒下了巨额赌本。来自内亚的军事被成功化解,国祚得以绵延二百余年。由于控制了和交流的通道,这个“夷狄”同几十个国家、民族建立起联系,获得了宋朝无法比拟的国际影响力。他们的名字也成为了斯拉夫等民族眼里的任何东亚帝国代名词。尽管未能占有中原,她却仍进入了正统王朝的序列。

  即便最终亡于女真之手,耶律大石也能通过利用祖辈留下的基业,经可敦城远征中亚,在七河流域把大辽国统又延续了80余年。

  成就非凡的契丹人,并未能吃上入主中原的豪门盛宴。勃兴于按出虎水畔的大金国,却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猛劲,连续灭掉野生宋粉所的世界第二和第一大国。在赵家人惊恐不已的目光中,坐上了远东霸主的宝座。

  如此不可思议的战绩,自然是对东北土著民族武德与战斗力的极佳展示。但这个犹如“之鞭”的新生,却像是一个肌肉发达头脑简单的年轻人。因年少轻狂与而了一系列令自己抱憾终生的错误。

  对人口有限的东北民族而言,入主中原并面积广大、人口众多、文化独特的汉地,既是决定全民族命运的战略抉择,也是一道愁煞人的管理学难题。其所带来的麻烦必将超过它所能解决的问题。若想调度好各方资源,并及时解决新出现的麻烦,在当时的条件下,就只能建立起真正的帝国政体、确立起至高的权威。

  但金人在立国之初,空有之名,而无帝国之实。这导致他们做出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举动。国家的军事斗争重心分明已南移到汉地,金国却还待在比清代宁古塔更靠北的“御寨”里。对于陕西、河南等地,金人占了又弃,弃后再抢。兵锋一度深入富庶的长三角,把宋高吓的不举,却未能在当地建立起长期有效。一系列诡异的操作,弄得连几百年后的大清礼亲王昭梿,都在《啸亭杂录》中为之扼腕叹息。

  在这一系列毫无意义的拉锯中,被浪费掉的不仅仅是女真武士的生命,还包括把赵官家彻底逼跳海的良机。当后世明代小黄文中的劳模完颜亮,最终完成帝制的构建时,一切都为时已晚。但这还并非金国的全部失误。

  从始至终,金国一直未能解决来自西面的。不论西夏还是蒙古,都未能真正控制住。剽悍的内亚武士,非但没成为女真的仆从军,反而当了金国的掘墓人。在掳走徽钦二帝100余年后,并非的金哀,就只能在宋蒙联军面前演了出真正的“君王死”。

  高句丽、渤海、辽、金,这些东北亚历史上的,最终消失在了历史的深处。他们以自己的国运兴衰,为后世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也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一个兴起于白山黑水的王朝,若欲大有作为,就必须综合而审慎地使用东进、北拓、西征、南下的多种策略。她须迅速摆平朝鲜半岛使之臣服,却不可其中。她应征服笼络林海雪原间的同族,却不能宅在东北种田。为积攒赌本,她要始终注重对内亚的控制,以扩充兵源、消除并获得来自西面的文明与技术的输入。一旦决心南下中原梭哈一把,就得果断决策、妥善应对。火速完成帝国政体的构建进行对汉地的有效,同时还不能放松对内亚的经略。

  如此多的要求,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最终仍有一个起家自东北亚的,完成了这一挑战。并让他们界史上都狠狠地刷了一通存在。

  这个就是在罗友枝等学者眼中,兼具中原王朝与内亚帝国特征,并打下了1300万平方公里江山的大清帝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
网站推荐更多>>